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tomcat_0345

[原创] 《85版萍踪侠影录续之散花女侠传》(11-17更新,完结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2 17: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wai姐鼓励,那我就多构思一些情节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8-22 15:20



    最重要是寫張氏伉儷多些、恩愛些,其他的我不理
 楼主| 发表于 2011-8-25 09: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的提纲是京城——小寒山——昆明——苍山(因为丹枫曾经在沐国公家里做过家教,所以把这段也写上)——太湖。中间会遇到两种势力:邪派高手和朝廷奸党。
发表于 2011-8-25 11: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的提纲是京城——小寒山——昆明——苍山(因为丹枫曾经在沐国公家里做过家教,所以把这段也写上)—— ...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8-25 09:09



    還以為有更新呢
 楼主| 发表于 2011-8-25 14: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好意思,这两天事比较多,周末一定争取更新上,对了,征求一下意见,哪位能构思一些比较虐的情节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8-28 17: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10-8 10:31 编辑

原来就在几天前,于谦接到景泰皇帝的圣旨,要他在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带同女儿一起进宫,参加皇帝为张丹枫夫妇举行的庆功宴会。旨意还说,举行这个宴会是为了庆祝击败瓦剌入侵,救回太上皇,所以一定要于谦和张丹枫这两位功臣参加。但于谦久经宦海沉浮,对君王的心思可以说了如指掌。当年他说服孙太后,立景泰皇帝为君,就是怕瓦剌以祁镇为人质要挟明朝签订城下之盟。之后北京保卫战胜利,他又派遣张丹枫和云重去瓦剌救回祁镇,也不过是为了防止这位太上皇在也先手中再有什么不测。他深知这样一来,其实自己同时得罪了在位的景泰帝和退位的正统帝两位君主,对于他自己来说处境并不利。更何况北京保卫战后,于谦在朝中和百姓心目中的声望如日中天, 景泰帝对他不记恨已经是好的了,又怎会如此慷慨地赐宴给他? 然而君命不可违,于谦是进士出身,一直做朝廷命官,儒家的纲常思想根深蒂固,因此就算他对皇帝有所怀疑,也不敢冒抗旨的危险。更何况还可以见到张丹枫夫妇。自从张丹枫举家从瓦剌迁回中原后,由于国事繁重,他就从未见过这位忘年之交,甚至连丹枫同云蕾的婚礼都未曾参加。但听到丹枫和云蕾完婚的消息,他从心底为她们感到高兴,因为他一直将云蕾视为自己的侄女,对她有一种长辈关怀晚辈的感情,如今知道丹枫和云蕾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两家的仇怨也终于化解,他自然欣慰。这次他也很希望在宴会上见到丹枫夫妇。
  正当于谦沉思之际,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爹,你看我穿这身衣服入宫见皇帝行吗?” 于谦抬头一看,一个清丽淡雅的少女走了出来,她不过十三四岁,着一身白缎衫裙,淡扫蛾眉,不施粉黛,恰似清水芙蓉,但眉宇间却蕴涵着一股英气。正是他的爱女于承珠。原来于谦和他的夫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于冕,此时在军中效力,女儿就是于承珠。于谦的夫人去世得早,当时于谦已经身为二品大员(巡抚),但是他坚持不纳妾,自己将儿女抚养成人。土木堡之役那年,于承珠才九岁,当时云蕾曾经在于府住过,与于承珠甚为投缘。曾经笑言日后要收她做徒弟。于谦家风严谨,对子女也管教甚严。于承珠从小就从父亲处听岳武穆精忠报国、文天祥丹心照汗青、梁红玉击鼓抗金、本朝名将徐达、常遇春驱逐暴元的故事,养成了正直、无畏的性格。虽然是女子,但除了琴棋书画之外,最喜欢舞刀弄剑。后来云蕾来府,承珠对云蕾的精妙武功佩服的五体投地,更敬佩云蕾的玉骨冰心,后来又听说云蕾嫁了一位亦狂亦侠、文采风流、武功盖世的儒侠张丹枫,更是倾慕。一心盼望能拜在他们门下,这两年她一直缠着父亲,提出太湖山庄拜师学艺,但于谦觉得女儿年纪还小,怕不能照顾自己,给丹枫夫妇添麻烦,所以还没有答应。不过这次于谦也准备乘丹枫夫妇入京之际,将女儿托付给他们。
  此刻于谦看到女儿穿着的是白色的衣衫,不由得眉头一皱道:“珠儿,你怎么不听为父的话?入宫见驾,是不能穿白色衣服的,更何况今次是皇上设宴款待张丹枫,乃喜庆之宴,衣服也需要红、黄等喜庆颜色。” 于承珠柳眉一竖,道:“爹爹,女儿不觉得白色衣服有什么不好,上次云蕾姐姐来家里,穿的不就是白色的衣裙?她的娴雅幽静的气度、配上那件合适的衣衫,好似梅花一样端庄淡雅,女儿就是想像云蕾姐姐一样!” 于谦摇摇头,叹气道:“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只穿白色的啊,万一皇上降罪可不得了!对了,你不是喜欢云蕾的紫罗衫吗?她上次不是还送给你一件,你就穿那件吧。” 于承珠见父亲认了真,不好再说,只得回去换了紫罗衫。
  过了几日,丹枫和云蕾到了北京城下,此时距离上次鏖战已经两年多,京城又是一片太平景象。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丹枫和云蕾并骑进了德胜门,丹枫叹道:“‘天道无常人事改、江山历劫剩新愁!’小兄弟,你看才不过两年,这里的人们好像已经忘却了当年兵临城下的险境。‘天下虽安、亡战必危’,只怕如此太平景象又不能持久。” 云蕾微笑道:“大哥你何必忧心? 百姓能过太平日子不正是你我当初所望?至于朝中那些大人君子,自然有文恬武嬉的,但也有于少保、张风府、郭登、杨洪总兵这样的忠义之士,更何况大明的百姓在国家为难之际,也都能挺身而出,我想只要我们辅助于少保,克制奸党,自然会国泰民安。” 正说着两人已经行到棋盘街附近,原来明代北京城是仿照南京城的样式修建,在承天门到大明门中间就是棋盘街,是六部衙门所在地。枫、云两人正行进间,迎面来了一匹马,马上之人正是张风府,他一见两人就大喜道:“丹枫、云女侠,你们终于来了!” 丹枫笑道:“宗兄,我们没有让你在皇帝面前难做吧?” 张风府一听,颇有些尴尬,原来他上次回京复旨,景泰见丹枫夫妇没有与他同来,担心他暗中将内情告诉了丹枫,但又不便明说,于是令锦衣卫监视他的往来信件,但张风府坚信丹枫不会食言,于是一直把自己困在府中不出,今天得知两人已经到了京城,连忙来迎接。
   张风府问道:“丹枫,你们可是要到兵部拜访于大人吗?”丹枫点头道:“不错,我们还想和于大人谈谈。” 张风府道:“那巧的很,我也正要去请示于大人一些事项,我们一起去吧!” 于是三人一起到了兵部。
发表于 2011-8-28 22: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于素珠是受雲蕾還是張丹楓感染,也喜愛穿白色?

記得N年前看散花女俠時,感覺于承珠有點喜歡上張丹楓
 楼主| 发表于 2011-8-29 18: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于素珠是受雲蕾還是張丹楓感染,也喜愛穿白色?

記得N年前看散花女俠時,感覺于承珠有點喜歡上張丹楓
waiwai 发表于 2011-8-28 22:20



    多谢wai姐支持,于承珠喜爱穿白色衣衫应该是受云蕾的影响,《散花女侠》里面提到她和师母的关系很好,早在云蕾第一次到京城住在于谦家里时她们就认识了。至于丹枫应该是于承珠的偶像,在那本书里她一开始对铁镜心颇有好感,原因就是铁也是一个少年书生,狂放之态有点像丹枫。后来由于她觉得铁镜心和她不是一路的人,才喜欢叶成林的。
发表于 2011-8-30 0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wai姐支持,于承珠喜爱穿白色衣衫应该是受云蕾的影响,《散花女侠》里面提到她和师母的关系很 ...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8-29 18:49



    是因為想知雲蕾之後會怎樣,所以才去圖書館借來看,誰知大失所望,全書沒有幾處提到小兄弟,對于承珠最後和誰一起都忘記得一乾二淨
 楼主| 发表于 2011-8-31 10: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12-20 16:20 编辑

于谦正在和几位总兵一起商议军情,大同总兵郭登报:“最近瓦剌军集结塞外,似乎又有南侵迹象。” 于谦道:“可命令大同、宣府两地守军会同雁门关石彪总兵和金刀寨一起布防,凭借坚城大炮,准备击退敌军。” 丹枫、云蕾和张风府正好走进。丹枫笑道:“于大人,久违了!”  于谦一见他们,喜出望外,道:“张贤侄、云侄女,你们这么快就到了?老夫正向问计呢!”张风府道:“属下今天才得知他们到了京城,所以忙过来迎接。” 于谦笑道:“张大人你是不是来回报关于团营的事?”张风府答:“不错,目前我已经从御林军挑选了一批高手训练团营的步卒和骑兵,可是自从土木之败,新募士兵多惧怕瓦剌骑兵了得,气势不振,加上皇上总要调走御林军高手去充实大内侍卫,所以训练一直不见起色。” 于谦叹道:“当年太宗皇帝(朱棣)五次亲征漠北,瓦剌、鞑靼均望风而逃,宣宗在世时,我军兵威所向,也足以四海臣服,可土木之变,太上皇北狩之后,竟然无复当年雄风!张贤侄,云侄女,你们有何良策?” 丹枫和云蕾一直在看墙上挂的那张兵要地理图。原来当年丹枫将宝图献给于谦,助他击败也先后,于谦命兵部职方司(相当于现代军队的总参谋部)以该图为蓝本,绘制了各省的兵要地理图,上面注明了各地山川形胜、攻守要点等。原图仍还给丹枫,眼下墙上挂的就是北方各省的地理图。 丹枫沉思道:“于大人,以在下之见,要保大明江山,京城固然重要,但辽东、西北也不可忽视。” 于谦忙问:“请详细说下去?” 丹枫续道:“ 当年蒙古灭金,就是先攻取辽东,再灭亡西夏,最后才消灭中原汴梁地区的金军。北宋靖康之耻,则是金人弃宋军正面不顾,避实击虚,直接攻克汴京。如今大明京都在北京,相较南京而言,离边境太近,当年永乐帝之所以要五次北征,不仅是以兵威震慑蒙古,更是想大明军队熟悉草原、沙漠战法,将敌军远逐塞外,从斡难河以南,尽是明军精甲锐骑,这样自然无‘天子守边’之虑。” 于谦点头道:“不错,正因为北方无边患,才有仁宣盛世的繁华。” 丹枫冷笑道:“可惜好景不长,永乐帝因为私心,信任兀良哈,放弃大宁、东胜都司,宣宗帝又南迁开平卫,导致不费敌人一弓一矢,长城以外重镇尽失,也先可以破雁门关长驱直入。‘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处处受制于人,欲扬国威难矣!” 云蕾接口道:“于伯伯,当年我祖父出使瓦剌,就见到他们全民皆兵,男女皆善于骑射,而中原军队仅靠步兵抗之,恐怕难于取胜。祖父在冰天雪地牧马二十年,本想回朝后向朝廷详述瓦剌军情,怎知。。。” 说着云蕾神色黯淡下来。丹枫知她是想起了自己祖父无端被害的往事,轻拍她的肩膀抚慰。
  于谦叹道:“忠臣冤死,古今同悲。不过云侄女你现在嫁得丹枫,总算有好的归宿了,也不必太过伤感。对了,承珠很想念你们,一心想拜师呢。” 云蕾的神色稍微舒缓,道:“我也很想念承珠,当年与她相处时日不多,却甚为投缘。大哥,你继续和于大人商讨军情吧,我出去走走。” 丹枫道:“你要小心些。”
   目送云蕾出去,丹枫续道:“当年大人之所以力斥南迁之议,坚守京城,终能打退也先,是因为九边重镇都在明军手中,也先不能孤军深入,加上后方不稳,才匆忙撤军。但假若后世有劲敌者,据漠北或辽东形胜之地,屡次入关侵扰,以致中原国势、兵势日衰,西北再有人揭竿而起,京城成为空城,那又如何?” 于谦点头道:“不错,辽东自从裁撤奴尔干都司(明代军队建制,管辖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直至外兴安岭,有自己的武装)后,女真各部互争雄长,早晚是为边患。目前也只有依靠辽东都司的军队防守。”
    丹枫道:“守非上策,宋太祖怕人夺位,一心强干弱枝,他的后代君王对辽国、西夏以守为主,终难逃靖康之耻。南宋屈辱求和百余年,也难免崖山之亡。 我先祖起兵抗元,之所以能以高邮一城,抵挡脱脱百万元军,除了以南船克北马之外,全在于万众一心,无所畏惧,才最终成功。洪武帝能够驱逐元朝,既在于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也是徐达、常遇春等敢于以训练过的骑兵与敌正面交锋的缘故。” 丹枫侃侃而谈,于谦不由暗自佩服。原来丹枫生性聪明,阅读了彭和尚的《玄功要诀》后,触类旁通,不仅武学修为大进,而且对用兵之道和天下大势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张风府接口问:“丹枫,以你之见,如何才能根治边患?” 丹枫指着地图道:“强军精武、多用火器、以我之长、克敌之短。像辽东的铁岭卫、沈阳卫、锦州卫、宁远卫、山海卫,以及九边各重镇,都应该以火炮、火铳配备给防守士兵,挫敌骑兵于坚城之下,此其一;革除京师三大营老弱残兵,但要善待之,才能激起兵士保家卫国之心,如于大人现下所为,选练精锐,编练骑兵、火铳、步卒混合之阵,配以战车,能够野战歼敌,此其二; 用江南、巴蜀之财富,广积粮秣、银两,下令南直隶、浙江、福建各省加强水师,云南,贵州等地苗兵、四川土司兵等等,都可作为一旦有事之可用之兵。此其三。不过最重要的是善待百姓,不要滥加赋税,君王不得擅作威福、臣子也不应党同伐异,如此即便国家有难,自然万众一心,挺身而出,草泽之中,自有英才。最怕君王苛政苦民、臣子清歌漏舟之中、痛饮焚屋之下、 士无报德之心、民有偕亡之恨。那即便岳武穆、徐中山再世,恐怕也难挽救。” 张风府和于谦都点头称是,于谦道:“我这就将贤侄的主张写成奏折,与内阁首辅商量后,即上奏皇上。”张风府也道:“丹枫你不仅武学修为了得,对天下大势也有如此高见,真是难得!看来皇上是应该留你在朝辅政才是。” 丹枫笑道:“我只愿和云妹一起泛舟五湖,遨游天下,只不过‘焉得圣人出、大同传万世?’既然生在俗世,也不免要对得起自己立身为人。当年蒙元暴政,分天下为四等人,已经使汉家百姓受苦几十年,汉家衣冠恢复不易,如果再度亡于异族,只怕天下元气从此尽丧。” 旁边的宣府总兵杨洪接口道:“久闻张侠士‘天下第一剑客’之名,今日得闻高见,真令人佩服。”

   后来的事实不幸被丹枫言中,于谦将丹枫的见解整理成奏章上奏,皇帝正在倚重于谦,自然满口赞同,但心里却只担心自己的皇位会不会被太上皇祁镇所夺。四年之后,祁镇乘景泰病重之时发动夺门之变,杀害于谦、张风府,重用石亨等奸党,九边防务从此更加废弛,再加上东南沿海倭寇为患,南方财力、军力均被牵制,无力北上支援。到万历、天启年间,虽然蓟州有戚继光、辽东有李成梁守卫,张居正主政,迫使蒙古封贡互市;但后金(满清)努尔哈赤、皇太极却乘机崛起,果然先进犯辽东,多亏孙承宗、熊廷弼、袁崇焕等将帅以辽人守辽土,训练关宁铁骑、修筑关宁防线与之对峙,却无法阻止后金军入关侵扰,抢夺财富人口。由于君昏臣奸,放着繁荣的工商业不去征收赋税,反而不断加重田赋(农业税),导致李自成、高迎祥等起兵造反。明廷疲于应付,最终当李自成仅率十万军队兵临北京城下时,北京已成为空城,连三万像样的守军都拿不出来,那时还有人提起于谦保卫北京的战斗,无奈时过境迁,崇祯帝不能果断南迁,终于导致甲申惨变。(见《白发魔女传》)而李自成目光短浅,在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后,在山海关一战即溃,南京虽然建立了南明弘光朝廷,但文恬武嬉,不能阻止清军南下,导致扬州十日的惨剧,多亏丹枫预言的“草泽之士” 如李定国、郑成功、李来亨、高必正等前赴后继、屡挫清军,才使得南明维持二十年之久,但最终永历帝被杀后,中原果然元气大伤,中原无复汉家衣冠达二百余年。而满清实行“一人治天下”,文字狱遍布全国,文士噤若寒蝉、武士则结党抗争(如吕四娘、甘凤池、白泰官等),尤以两广和南洋华侨的“天地会”为主,一直持续到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建立共和为止。后人读到此处,不禁感叹丹枫的先见之明。

   谈过话之后,丹枫、云蕾和于谦一起回到了府邸,于承珠一见,喜道:“爹爹,丹枫大哥和云姐姐果然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31 10: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段写的丹枫和于谦论天下大势多一些,后面就会回到枫、云二人这条主线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0-2-18 09:29 , Processed in 0.06228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