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悠悠我心

[原创] 倾国倾城(松雪。坑已填满,152#大结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6: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为皇帝皇后更衣本是女官当做之事。可是杰不愿自己与枫的婚夜就像机械完成任务一样,他和枫在一起不是为了子嗣,不是为了社稷,而是因为两情相悦。他不愿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毫不相干的尚寝女官褪净衣服,放入锦被,既害怕且紧张难堪的等着自己。像一件器物一样。他要亲自带着自己的妻子体验人伦之道,所以,刚才他才遣退尚寝女官。

    将外袍脱下之后,枫双颊通红,停在那里。杰看看她,温柔的说道:“你不想看看夫君的身体吗?”枫眨眨眼睛,没有应声,杰看她窘迫的样子,不再强求。而是伸手解开枫的衣带,他的动作温柔至极,仿佛恐怕惊吓到枫一样。待将枫的外袍,内袍一一除去,仅剩内服时,他感觉到了枫身体的僵硬,于是停下动作,轻轻将枫搂在怀中,贴近枫的耳畔道:“别怕,夫妻人伦本该如此”顿一顿,想到那次酒醉时枫讲到的话,调笑道:“这一次,朕可是清醒的很呢,皇后满不满意”枫一听这话,开始一愣,接着便马上想到了那次杰酒醉闯到自己寝宫之事,顿时满面通红,佯怒道:“呀!原来你都记得,你是假装醉的”说罢回过身,嘴巴撅起,伸拳装作打向杰。却突然发现杰没有躲闪。一双眼睛正痴痴看着自己,忙低头一看,自己外袍内服已经尽数被杰除去,此刻,身上只穿了一件素纱亵衣,在烛光之下,曼妙的身体若隐若现。

    “啊”枫羞得惊叫一声,双手本能的挡在胸前。杰上前握住枫的手拉下来,就势拉向自己的腰后,让慕容枫拥住自己,他注视着枫的眼睛,眼神意乱而情迷。喃喃道:“你真美……”深深呼吸一下,又接着道“上次你怪朕不清醒,说要朕以后还要想起自己做的事,朕答应你,今晚,朕会记一辈子”欲望,在眼底升腾,越来越浓。枫在他的目光之下,早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感觉到两颗心在狂热的跳动。仅隔一层薄薄的衣衫,枫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他注视着,慢慢向枫靠近,以自己的双唇印上枫的双唇。唇,如火般热,身体,比唇更热!枫惊慌不知所措,杰却极尽缠绵温柔的将这个吻逐渐深入。感觉到慕容枫的身体渐渐瘫软下来,他停下,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用温柔的能叫人融化的声音贴着枫的耳畔说道:“你知道,这一刻我等的多辛苦……”说着,已解开枫亵衣的带子……

    夜色旖旎,芙蓉帐暖。不觉清晨已至。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6: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枫睁开眼睛,正看到杰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自己。想到昨夜种种,不觉大羞,忙拉过被子盖住脸。身体一动,不由得轻轻“啊”了一声,虽然昨夜杰极尽温柔,但是枫依然觉得周身酸痛。对此,杰自然了然于胸,他拉下被子。看着枫道:“我已叫人传膳到这里,你不要多动”宫女们要上前伺候更衣,杰忙示意先为自己更衣,待自己穿戴整齐,才俯身,为枫轻柔的一件件穿上衣衫。枫本欲阻挡,却被杰阻止。“不,朕愿意这样做”他眼中的爱意浓的化都化不开。宫女们见此情景,都抿嘴窃笑,他们怎么都想不通,平日里看起来威严无比,克己复礼的皇上,为何在皇后这里竟像个痴痴的情郎一般。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6: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毕早膳,枫准备到皇太后的寝宫请安。按照礼制,皇后每日都应到太后宫中请安的,何况今日,更当如此。枫拿起铜镜,整理仪容,镜中见杰在身旁,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忙回头道:“怎的皇上今日不早朝吗?”杰见她问,才缓过神来,感叹一声:“枕畔香犹在,缱绻意难终啊——”枫似乎没听明白,诧异的望向他,却从他的眼中见到了与昨晚一样的炽热神情,立刻明白了杰所言何事,即时娇羞的无以复加,似乎连颈项都带上了一抹红色。她迅速的扫了一眼旁边正在侍奉的宫女。

    “皇上!”似嗔怪又似哀求,眼神中带一抹楚楚可怜的神色投向杰。杰饶有意味的看着枫,眼中露出些许狡黠的笑意:“皇后知朕所言何事?”“我……”枫当然知道却又如何说的出口。杰继续逗她:“哦,原来皇后所思和朕竟是一样?”看着枫窘迫的无以复加的样子,杰贴在枫的耳畔佯叹一口气:“哎!今日朕定会度日如年啊”。枫含羞轻轻推他,“皇上,该早朝了”杰握住枫的手,敛起刚才的神情,温柔道:“朕陪你去给母后请安,再去早朝”说罢,不带枫回答,便扶枫站起,拉着她的手刚要往外走,忽的又站住,柔声问道:“可还疼吗?无碍吗?朕吩咐备辇吧!”刚要吩咐,枫忙拉住他:“皇上,臣妾无碍”杰看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吩咐:“备辇!”

    杰与枫共乘一辇来到太后寝宫,太后见枫和杰同来,面现喜色。待施礼完毕。太后令人将一对金玉如意赏给枫,含笑说道:“皇上皇后既然周公礼成,日后自当敦伦尽分,皇上已近而立之年尚无子嗣。盼皇后能早生太子,也使哀家早抱皇孙”慕容枫含羞称是。

    正说话间,一众嫔妃来给太后请安,锦妃在前,其它人随在后面,见皇上皇后也在这里,给太后施礼之后又给帝后施礼,锦妃目光对着慕容枫淡淡扫过,转向杰时立刻就变成脉脉含情妩媚至极。这一切,杰尽收眼底,他心底暗暗叹息“自己曾沉迷于这多情的目光,可是如今,为何竟心中不起丝毫涟漪呢?莫非,自己真的是薄情寡义之人?”他抬眼望了望枫,只是一眼,便有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这感受,是面对任何女人时都不曾有过的。他顿觉心内平安,面向妃嫔正色道:“皇后乃是六宫之首,按宫中常制,妃嫔应先到皇后处问安,再由皇后引领来给太后请安。之前朕疏忽了内宫礼制,从明天起,恢复常制而行吧”

    仅一句话,妃嫔们便已是心中有数,皇后那里,是决不能轻慢的了。太后看着这一切,心中忽然涌上一丝不安,她敏感的觉察到,内宫多年的平静要被打破了,之前皇上虽是宠爱小蝶,但从未专宠至此,也只不过是多赏赐些,常常临幸而已,但并不专房,其它妃嫔,也偶有临幸,而且对后宫的事,他从不过问,可是昨天的立后大典,和今日皇上的举动,分明就是要给皇后立威。她真的不知道,为了皇后,自己的儿子还要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唯一能使她心中有一点安慰的就是皇后慕容枫谦恭有礼,进出有度,确有为后之德,断不可能狐媚惑主,想到这里,她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太后寝宫出来,皇上附在皇后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扶慕容枫登辇之后,转身离去,身后跟随的妃嫔难掩眼中艳慕,之前是锦妃,如今是皇后,甚至,皇后更甚于锦妃,可是,对她们而言,并没有什么改变。她们只能在寂静的等待中守着红颜老去。只有锦妃,她盼望杰能够看她一眼,她知道自己依然妖娆美丽,她自信可以用自己流转的目光留住杰的心,只要他看上自己一眼,可是,杰没有回头,此刻,他的眼中只有慕容枫!“慕容枫!”锦妃看着慕容枫的背影,暗暗咬牙!

    杰刚走进大殿,就感觉到气氛的异样,果不其然,还没等坐稳龙椅,兵部尚书便急急出列上奏,昨夜兀兹王领兵突袭北都,烧了北都行宫。并掳走百姓千人。原来这北都靠近兀兹国边境,是大习皇族的夏宫所在。杰听罢,眉头微皱,冷冷一笑,道:“终于来了!”目光锐利的扫过群臣,朗声道:“慕容轩,朕命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被新封为“突骑将军”的慕容轩闪身出列“启禀万岁,已经一切办妥,专等万岁下令,便可出发”杰面露喜色“好!”群臣被这君臣的对话弄得糊里糊涂,如在迷雾之中。杰,向群臣道眼神一转,不怒而威的向群臣道:“朕已命令慕容轩在禁军中挑选能骑善射的精锐将士四万人,组成突袭营,突击兀兹王,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且战且走,扰乱他的军心。随后朕再派四十万禁军赶往兀兹边境”

    停顿一下,他接着道:“内阁大学士张牧之”文臣中一名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连忙应声道:“微臣在”“嗯,你给大家讲讲阏氏国的事”“是”张牧之施礼,开始缓缓讲起,原来,阏氏与大习相邻,可是兀兹兴起之后,夺取了阏氏的大部分土地,阏氏只能退守西北一角,但阏氏复仇之念从未停止,曾多次上书请求向大习借兵,以收回故土。

    待他讲完,杰说道:“朕已传书阏氏驻使,让他告诉阏氏王,配合慕容轩从背后突袭搅扰兀兹,使兀兹王腹背受制,待朕这四十万禁军赶至,便可与兀兹王决一胜负”

    他目光扫过群臣“你们可有异议?”杰虽年轻,却气势压人。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皇上何时竟已经部署的如此周密。看来和亲之策是绝不可能行的了。一听皇上这样问,忙道:“皇上圣明”。
杰见他们没说什么,面对慕容轩道:“你明日便领兵出发,记住,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成游军之形,游军之形,乍动乍静,避实击虚。不贪大捷,只求速战,切记!”

    慕容轩接过兵符帅节,遵命领旨而去。

    慕容骞钟看在眼中,喜忧参半。他深知儿子是将帅之才,但是因避嫌的缘故,从未曾举荐过他,可是如今,女儿却不知何故突然恩宠盛隆,儿子也是一夕封将,他深知盛极而衰的道理,如今慕容家族可谓如日中天,可是史上有哪个女人可以一生专宠呢?卫子夫独霸天子几十年,最终不也是那样悲惨的结局?杨玉环三千宠爱在一身,最后也不过成为马嵬坡的一抔黄土。万一枫儿一旦失宠,恐怕慕容家就会成为皇上的心腹大患,念及此,慕容骞钟定下心意,此次出战,决不能再做领军之帅,决不能让天下人认为慕容父子权倾天下。

    他想的虽长远,却不知道皇上之所以令慕容轩为将却并非因为他是皇后的兄长,而是那日和慕容轩在房中长谈他看到了慕容轩的确是个帅才。如今朝中正在用人之际,自是破格录用。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叮嘱完慕容轩,杰又面向道:“你们谁愿领禁军四十万出征兀兹国?”

    朝堂之上一片肃然。杰看向慕容骞钟,可是慕容骞钟看来并没有应之而出的意思,杰不禁问道:“慕容将军,你可愿往?”

    慕容骞钟缓步上前:“启禀皇上,微臣已老迈年高,又多年未曾征战,恐怕难担此重任啊!”

    杰听罢慕容骞钟的回答,不置可否,其实心中倒有一丝满意,因为,他也不愿后族势力太强。而且,他心中已有了一个尚未成型的计划,而今慕容骞钟的一番话,倒是叫他的计划成型的条件更充足了。

    想罢,他从龙座上站起来,面对群臣,朗声说道:“慕容将军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既然如此,朕就不勉强你了”

    慕容骞钟从皇上的神态和回答中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杰稍作停顿,接着说道:“朕要御驾亲征!”

    皇帝想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就像就像一声乍雷,一直从金銮殿响到了整个皇宫!

    “什么!”太后,皇后,锦妃,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几乎都是一样的!都是疑似自己听错了。
杰从宣布这个消息开始就知道耳边绝不会清净了,果不其然,好不容易摆脱了大殿之上群臣的跪求,腿刚迈出金殿的门槛,皇太后就差人来传了。

    “给母后请安”杰施礼时已经看到了太后难看的脸色。

    “皇上,哀家听说你要亲征兀兹国?”太后语气平静,但可以看出强忍着激动的情绪。“母后这么快就知道了?”杰的表情轻松。

    “皇上,国不可一日无君,何况那兀兹边境是塞北苦寒之地,万一,皇上有什么不测,我大习岂非要江山易主吗?朝中不乏能征善战之辈,为何皇上偏偏要亲自领兵前去呢?哀家是在是不能放心啊!……”太后的情绪越说越激动,眼眶也红了。杰耐心听太后说完,走上前,扶住太后的双肩,用平静却坚定地语调道:“母后,儿臣绝非一时冲动才做此决定。况且,此次出征部署严密,断无不测之理,况且,您也不愿儿臣缩在朝中做个昏昏碌碌的无能君王吧?”

    “话虽不假,但是……”太后还想说什么,却被杰的话打断了“母后不必担心。况且此次出征,需准备事宜很多,并非即刻启程”太后深知自己的儿子是个有抱负的君王,而且非常有主见,恐怕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用,所以,叹口气,不再说什么。杰安慰了母亲几句,就从太后宫中出来。

    “什么时辰了?”杰一边朝前走一边问跟随的内侍太监。“回皇上,该进午膳了!”跟随的小太监忙不迭的回道。“哦?”杰站住,然后转身道,“去皇后那儿。”本来皇上生活起居和日常办公都在养心殿,除非是临幸哪个妃子,否则吃住都是在养心殿。因此,跟随的太监一听皇上要到皇后那里,忙道:“可是,皇上您该进膳啦……”杰没有理他,大步走向慕容枫的寝宫。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枫面对着满桌的各色菜式,点心,却全无食欲。本来,她还沉浸在杰所给予她的甜蜜和爱意之中,可是,皇上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将那份甜蜜冲刷的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腹的自责和浓浓的别绪。“若不是我,兀兹国也不会与大习大动干戈,皇上也不会要亲自上阵,听说边塞苦寒异常,十月便是大雪纷飞,皇上此行,不知受多少苦,不知几时才能回朝……”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宫女太监们忽然全都跪在了地上,忙回神一看,杰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枫没料到皇上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忙要起身施礼,杰却早已坐在她的身侧,搂住她。宫女太监和尚膳局的人都在旁边伺候着,枫觉得不好意思,轻声道:“皇上!”想要挣脱杰的手臂,没想到杰却搂得更紧了。口中还严声道:“别动!”枫不知何故,扭脸差异的望向杰。杰板着面孔,轻声说道:“你可知罪?”“皇上,我……”枫因着急脸颊绯红,眼神清澈而无辜。杰终于忍不住,在她唇上轻轻一啄,眼中爱意涌动“你偷走了朕的心,令朕一整天都心猿意马,无心朝政。该当何罪?”众目睽睽之下杰旁若无人的举动和话语让枫不禁面红耳赤,微微低垂下头,用只有杰听得到的声音说:“皇上,别人都看着呢。”杰爱极她娇羞时的样子,鬓发松松的坠下,挡住些许脸庞。杰轻轻地用手托起她的脸,凑近她说:“朕的眼中只有你,没有别人。”枫见他说的愈发露骨,忙环顾左右说道:“皇上,可用膳了”杰一听慕容枫这样说,才发觉腹中饥饿,笑道:“朕和皇后一起用膳”说起用膳,忽的想起刚进来时看到慕容枫对着一桌食物发呆,不由得关心的问道:“皇后刚才想什么?为什么不吃饭?”“我只是听说了皇上要御驾亲征,有些担心。若不是因我,皇上怎会御驾亲征。塞北之地,离京千里之遥,风土饮食全不似京畿之地,我心中有些担忧”枫一着急就把担忧和自责全都说了出来。杰听后,动情的拉住枫的手,柔声道“皇后为我担心了?”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枫说:“此事与皇后无干,便是不因皇后,朕要打这一仗的用意也不全在兀兹国,朕刚刚即位不久,在朝中尚无威信,各路封王都有轻视朝廷之意,朕正好借这一仗立威,也趁此将兵权握在手中……”杰要御驾亲征的真实想法刚才见太后时也没表露出来,但是一见枫自责,马上就和盘托出了。但是,他没讲出的是战事比他的计划来的突然,这却是因为慕容枫的原因。

    枫听到他这样说,撅嘴轻声嘀咕:“可是,这样一来就真的是‘日日思君不见君’了”。虽是声音细微,但是因为杰正坐在她的身侧,又向她倾着身子,所以被杰听的一清二楚。一听这话,他向慕容枫又挪挪身子。微微眯着眼睛,目不转睛的盯住慕容枫,嘴角含笑,却什么都不说。枫被他看的全身发热,忙转开目光,伸箸夹菜,往嘴里送,避开他热辣辣的目光,嘴中滋味却全然不知。良久,杰忍无可忍的在心中暗暗诅咒一声:这该死的白天,对枫说一句:“朕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你在身边的”后就低头吃饭。听他这样说,枫一愣,“莫非,皇上要带我一起去?”她难掩心中的甜蜜。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吃着饭,杰像想起了什么,停下动作,对着尚膳吩咐道,以后朕和皇后一起用膳,都送到这就行了,又转身吩咐自己的内侍太监道:“吩咐下去,把朕日常所用之物都搬到这来。”这个命令让内侍太监半天嘴巴没合上,半晌,像才反应过来一样,惶恐的问道:“皇,皇上,您的意思是以后都住在皇后寝宫?”不但是太监和宫女,女官们,就是慕容枫都对这个命令没有反应过来。因为皇上一贯是住在自己的养心殿的,若宠幸谁,便会到谁那里去,若是不那么中意的妃子,甚至都不会在那里过夜,事后还是会回自己的寝宫。如今皇上说要将饮食起居都和皇后在一处,是开朝以来都前所未有的事情,无论皇上多么宠幸一个人,都不会和她同起居的。

    “正是此意”杰沉声答道。

    “皇上不可,这是……”枫本想说这是我朝没有先例的事,怎么能违背祖宗的规矩呢?可是话未说完,就被杰打断:“皇后不愿见朕?”“不是”“皇后心中没有朕!”“当然不是”枫忙忙否认,“哦,那就是朕不是皇后的夫君?”“不是!”枫心急之下口不择言“嗯?”杰微微撅嘴,“啊!是,皇上是臣妾的夫君,可是,也是皇上啊”枫终于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这就是了”杰微微一笑“共饮食,同起居,夫妇人伦,天子又与百姓有何异啊”“但自古就没有这样的规矩呀!”枫心中仍觉不妥。“规矩由人所定,人又岂能被规矩束缚”杰的态度不容置疑,见枫还想反对,他干脆拿起一小块玫瑰糕,送入枫的口中,笑道“娘子太瘦了,要多吃些才是。”然后面对还愣在那里的内侍太监道:“朕的吩咐你没听见吗?还不快去”

    “是!”太监小跑而去。

    同样的,这个比皇帝要御驾亲征更使人瞠目结舌的消息再一次使后宫躁动起来。平日里因妒心不常和锦妃走动的妃子们就像商量好了一样都聚到了锦妃的宫中。一个个花容惨淡,七嘴八舌在那里议论纷纷。

    “平日里我们倒还能有幸伺候皇上,如今恐怕就再没机会了。”

    “不想皇后竟如此失德,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魅惑皇上”

    “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如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

    “锦妃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平日里皇上最宠爱你,难道你也没有办法?”终于有人注意到了锦妃的沉默。

    “我能有什么办法!皇上是天子,他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妃子,又不是皇太后,有什么能力让皇上收回成命呢?”锦妃淡淡的说道。

    “皇太后?对了,我们怎么没有想到皇太后呢”终于有人发现了一个被遗忘的重要因素。

    “是啊,咱们去找皇太后,求她老人家为我们做主,如此混乱内宫的事,她老人家一定会管的”马上有人跟着附和。大家熙熙攘攘的就往外走。

    只有锦妃站在那里,没有动。她看着往外走的妃嫔们,眼中现出一丝讥讽的神色。“终于摆脱了这些人,若是被皇上知道了,说不定还以为我带头挑事,恐怕更见不着皇上了。”锦妃暗想。“太后?哼!做梦去吧。太后就算想管,按皇上的脾气,他决定的事谁能管得了啊。是了,从今之后,该怎么办呢?”虽有心机如锦妃,想到今后,也不禁暗暗皱眉,当然,她是绝不会就这样认了的。
果然不出锦妃所料,太后闻听此事根本就没过问,她也知道皇上可不是自己左右的了得,所以,反倒训斥了众人一番,叫她们要有不妒之德,将各人给劝了回来。

    慕容枫闻听此事,更觉有些担忧。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傍晚,一轮圆月挂在夜空,慕容枫倚在杰的怀中,共赏明月。“月色真美。”枫喃喃说道,想起自己无数个夜晚就是这样对月相思,想着杰,念着杰,可是如今却可以靠着他的胸膛同赏明月,真是疑似梦中。

    “不及你美”夜风轻轻吹拂,杰低头在枫的耳边低语。他也从未享有过这么宁静幸福的时光。

    “皇上,每天都能和皇上朝夕相对,这不是梦吧?”枫悠悠说道。杰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拥的更紧。

    “皇上宠我爱我,我固然欢喜,可是……恐怕自己会成众矢之的”枫的语气中掩不住担忧。“你是指今天下午她们闹到母后那里的事?”“咦,皇上已经知道了?”枫忍不住惊奇,后宫的事,在前殿处理国事的皇上如何知道的那么快。“当然。”借着月光也可以看到杰眼中的光“我不允许任何人让你难过”“皇上,我没有难过,我只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枫转过身看着杰“我也知道等待和相思的滋味,其实,她们也是很可怜的,”杰看着枫,轻轻叹一口气“虽然我是皇上,但是我也想和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枫闻言,不禁轻轻地靠在杰的怀中。

    “皇后,你看!”杰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根金钗,钗头一颗龙眼大的珠子,在夜色中发出莹莹的光。“咦,这颗珍珠怎么会发光?”枫惊奇的问道。“这不是珍珠,是夜明珠,在白天看与珍珠无异,但是到了晚上就会放光,是南边贡的,大习只有两颗,是一对,这一颗送给你,另一颗在朕这里”说着,轻轻插在慕容枫的头上。“我知道你并不喜欢过分的打扮妆容,但是,就算是我们的定情之物吧,愿此情长久”“嗯!”枫轻轻点头。

    “枫”杰轻轻呼唤,“嗯?”枫还沉浸在幸福之中

    “你答应母后要早生太子,不努力可不行”他的眼神坏坏的,一把抱起枫,走进寝宫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哎!本想给洞房花烛添点料的,但是没填多少,:pull
看来不是谁都有那么多的才华
 楼主| 发表于 2011-3-13 17: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喂,你这是在赞我有才华呢,还是说我好色啊?
tracey 发表于 2011-3-12 16:52



    大家都是色字辈的,T就不要不好意思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10-26 10:44 , Processed in 0.09996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