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tomcat_0345

[原创] 《85版萍踪侠影录续之散花女侠传》(11-17更新,完结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7 12: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该周山民和石翠凤出场了,不过要构思一场大打出手的戏还要一点时间。。。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8-17 11:20



    我好放心,適當時候自會有人來催文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09: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丹枫和云蕾来到当年他们初识的那间酒楼,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壶汾酒,丹枫叹道:“黄酒可醉、汾酒也可醉,没有佳肴,芋头也是美味。小兄弟,当年我们在这间酒楼初次碰面,如今又来到这里,真是世间沧桑。” 云蕾笑道:“大哥,当初是我为你打抱不平,结果你却偷了我的钱包,害的我几乎当场丢脸,还好几天没钱用,看来我这一世都是被你欺负了。” 丹枫打趣道:“要不是这样我怎能找到你这么好的保镖?” 两人正说笑间,突然听到下面人喊马嘶。接着一行官兵走上楼来。为首的一个做军官打扮,形貌却似僵尸,身材高大,穿着四品武官的服饰,威风凛凛,作威作福,一进门就大声喝道:“店家,拿好酒好菜来!其它客人都给我下楼去!” 后面还有一个怪人,相貌似是汉人,穿的却是苗家服饰,两边臂膊,各套五个银环,走路之时,银环摇动,叮当作响。再后面是一群士兵。掌柜急忙陪笑道:“官爷请坐,这里的客人都是来喝酒的,赶他们下去不合适。。。” 话还没说完,那军官大喝一声:“老子是奉了石总兵之命到金刀寨拜山,哪个敢碍事!” 说着取出一条长鞭,呼地一声抽在桌子上,竟然把一张八仙桌劈成两半。 周围的客人见他露了这手功夫,不愿和官家作对,纷纷下楼。丹枫和云蕾还坐着不动。那军官怒道:“你这两个小辈,本官叫你们下去没听到吗?” 云蕾柳眉一竖,手中扣着三朵金花就要发出,丹枫向她使了个眼色,故意装作醉酒的样子,高声道:“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举着酒杯走到那军官近前,道:“我敬大人一杯!” 那军官急忙用手一挡,怒道:“谁要你这书生敬酒!” 此时丹枫在军官身上碰了一下,大笑道:“既然大人不要我敬,那我们走了!” 两人下楼上马,绝尘而去。那军官也没多想,坐下刚要掏钱,突然发现身上的银两不知何时丢了,大骂:“掌柜,你们这里有贼!”
掌柜忙道:“官爷别误会,我们那里敢偷东西?” 军官气急败坏道:“那。。哦,是刚才那个书生!” 原来丹枫乘着碰了一下军官的功夫,已经施展妙手空空,把他身上银两和一面金牌拿走了。
   此时丹枫和云蕾已经并骑在往金刀寨的途中。丹枫取出金牌一看,惊讶道:“原来这厮是雁门关总兵石彪的部下。” 石彪是朝中武清侯石亨的侄子,为人好勇斗狠。负责镇守雁门关,奇怪的是他的部下怎么会有苗人? 云蕾道:“丹枫,我们到金刀寨看看能否帮上周大哥和翠凤。” 原来两人是怕这个怪军官会对金刀寨不利,这才临时改变了主意往金刀寨一行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8-19 09: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问一下这里安排丹枫多吟一些萍踪里已有的诗句,以凸显他的亦狂亦侠,不知效果怎样?
发表于 2011-8-19 10: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呀,原來已經更新了這麼多,今天有機會可以讀新文,幫自己打打氣,這兩天感冒,人總是感覺混混的...
发表于 2011-8-19 11: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问一下这里安排丹枫多吟一些萍踪里已有的诗句,以凸显他的亦狂亦侠,不知效果怎样?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8-19 09:13



    這樣可令人更緬懷85萍蹤,不錯呀
发表于 2011-8-19 12: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這樣可令人更緬懷85萍蹤,不錯呀
waiwai 发表于 2011-8-19 11:48



    對呀,85版丹楓本就是一個儒俠呀,加點詩文,讓這個主角也更能承接85版的人物性格...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1: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2-11-27 16:13 编辑

到得金刀寨门口,早有喽兵接过马匹,带领二人上山,这金刀寨依太行山而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寨门两旁堆满了滚木、礌石,寨墙上每隔一丈安放一门火炮。喽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戒森严。聚义厅前插着金刀寨的标记——日月双旗。云蕾叹道:“周大哥果然有名将之才!” 丹枫道:“是啊,十室之邑、必有芳草,从来英雄豪杰,并非都出于庙堂。” 原来金刀寨老寨主周健年老多病,已经由他的儿子周山民代行寨主之位。周山民的夫人石翠凤也是女中豪杰,两人同心协力,将金刀寨治理的风生水起,北直隶、陕西、山西等省绿林豪杰无不钦佩。说话间到了聚义厅门口,石翠凤和周山民早迎了上来,石翠凤喜道:“姐姐、好久不见,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周山民也忙与丹枫见礼:“张大哥,上次相约痛饮一番,一晃几年过去了,今日总算重逢,请!” 说着将枫、云两人请到聚义厅坐下。正当丹枫向周山民问周健老英雄的近况时,突然喽兵来报:“寨主,山下有两人自称
雁门关总兵石彪差遣来,特来拜山。” 周山民听罢一愣,问道:“他们是什么打扮?” “一个高大,一个矮小,样子好像是苗人,却穿着朝廷军官服饰。” 丹枫听罢,和云蕾对望一眼,两人都是一个念头:“果然来了!”。周山民道:“既然是拜山,没有拒绝的道理,请他们上来吧。” 此时听到门外哈哈大笑:“周寨主,我们自己上来了!” 说着大摇大摆走进几个人来,为首的正是丹枫在酒楼里遇见的那两个,后面是几名士兵,那名高大者手持一张拜贴,道:“赤霞道人门下盘天罗、蒙元子,奉雁门关石总兵之命,拜见金刀寨周寨主!”原来这两人便是大内总管阳宗海的师兄,他们都是赤霞道人的门下,赤霞道人曾经向枫、云的师祖玄机逸士挑战,结果大败。阳宗海新任大内总管,想在皇帝面前显威,一举击败张丹枫,便请了他两个师兄出来。盘天罗是个浑人,颇想过过官瘾,便一口答应下来。他们奉阳宗海之命,拿了石彪的金牌到金刀寨,一来是炫耀武功、二来是想打伤周山民,先挫一挫张丹枫的锐气。没想到在酒楼却被丹枫施展妙手,偷了金牌和银两,这时又见到丹枫和云蕾,自己先自气馁。
   周山民忙伸手去接,却发觉拜贴上有一股吸力,好像盘天罗的手掌是磁铁,自己竟然无法将拜贴拿起,他自然明白是对方考校自己的功夫,连忙运起内功。不过他是武将世家出身,刀法虽好,但隔物传功的功夫却不行,拿了两下,竟还是没有将拜贴拿起。此时丹枫缓步走过来,手在拜贴上轻轻一拂,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必风雨乱人间?两位何必这么客气?盘先生请回座位吧!” 他只这么一拂,盘天罗只感手上一阵劲风,连忙缩手。周山民拿过拜贴,笑道:“多谢两位光临,不知有何贵干?”盘天罗两次和丹枫交手都吃了亏,暗自惊诧,心道:“这人竟有这么好身手?看来想杀周山民一个出其不意是难了。” 于是回问道:“此来只为领教周寨主的金刀和尊夫人的功夫,切磋武功。不知这两位客人是。。。?” 周山民笑道:“这位是白云剑客张丹枫,这位女侠是他的夫人云蕾。” 此言一出,盘天罗顿时变色。他本来脸色就如僵尸,这一下更加难看,心道:“阳宗海请我们出来,原本就是为了对付张丹枫,没想到他竟然先到这里。” 勉强笑道:“原来是名震武林的第一剑客张侠士和云女侠,久仰!” 丹枫笑道:“我们也知道赤霞道人的名头,那天在酒楼失敬了!”  蒙元子脾气大,怒道:“张丹枫,既然你在这里,在下讨教几招!听说贤伉俪的双剑合璧天下无敌,我们师兄弟正好见识。” 这时云蕾轻笑道:“和两位切磋武功,何必用剑?我领教阁下的银环功夫。” 原来蒙元子不用兵器,他臂膀上套的十个银环都可以当暗器用,他听云蕾一口道出他的独门武功,心下不免暗惊,勉强道:“请云女侠赐教!”

    云蕾微笑道:“大哥,你先看着,待我讨教完这位蒙先生的功夫,你再上。” 丹枫素知爱妻的金花暗器了得,知道她不会冒险,笑道:“好啊,云妹,你就先试试这位的功夫。” 蒙元子见他们夫妻有说有笑,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内,心中有气,大喝一声“请!” 话到环到,五个银环分上中下三路飞出,呜呜声响,直打云蕾的要穴,这哪里是比武,分明立意要取人性命,只见云蕾玉腕一扬,五朵金花金光闪闪,每一朵割中一个银环,金花轻,银环重,但是每一个银环被金花割中,都被切成两半,只听叮叮咚咚一阵声响,银环在离云蕾一丈远处纷纷落地。蒙元子一惊,已知云蕾的内家功夫远比他深厚,正要再发银环,云蕾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用“天女散花”手法,倏的便飞出了七朵金花。 这七朵金花全部向蒙元子射来,将到身前,互相碰击,忽地四散分开,分向七处不同的落点,前面三朵,打前腕的璇玑、中府、乳突三处大穴,后面四朵打脊心的灵台、至阴、命门、阳关四处大穴,前后夹攻,认穴不差毫厘,而且是在抖手之间,一齐攻击七处方位不同的穴道,手法之妙,确是世罕其他,不愧“散花女侠”的称号。

    蒙元子见云蕾这手功夫,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顾得伤人,连忙闪避,同时发出银环想阻止金花来势,不料金花碰到银环,只稍微一顿,继续飞来。蒙元子躲开了五朵,但灵台、阳关两处怎么也躲不开,打个正着,闷哼一声,摔倒在地。原来云蕾用的是钝刃的金花,只打中穴道,却无意伤人。但就是这样,蒙元子也无力再战,只得由手下兵士扶起来坐下。
   云蕾收了金花,回到座位,石翠凤喜道:“姐姐好几年不见,这金花暗器的功夫又长进了,刚才我还为你担心呢!” 云蕾嫣然一笑道:“这位官爷的银环功夫本来也不错,就可惜太笨重了些。大哥,该你讨教这位盘先生了。” 那蒙元子的银环正是由于重,只要云蕾的功夫稍差,打中穴道不死也伤,但云蕾用金花隔断银环,完全凭借的是深厚的玄门内功,一比之下,高低立判。盘天罗听到,只得硬着头皮道:“请教张侠士的剑法!” 丹枫道:“好啊,请亮兵器!” 说着却不站起。盘天罗不禁火大,心想:“就算你剑法再巧妙,坐着和我打未免太托大!” 抽出锯齿鞭,一招“老树盘根”霍地向丹枫下三路疾扫,果然毫不留情。厅上众人也没见丹枫怎样出手,只见到白光一闪,白云宝剑出鞘,好似云团缠住了锯齿鞭。斗了十几个回合,猛地听到盘天罗一声怪叫。原来锯齿鞭上的齿已经被白云宝剑全部削断!身上也中了几处剑伤。

   如此一来,盘天罗和蒙元子都受伤非轻,知道今日讨不了好,非但不能伤到周山民,要是丹枫和云蕾不放手,自己的性命也堪忧。只得告饶道:“张侠士和云女侠的功夫我们见识到了,告辞!” 他们想的是赶紧回去告知阳宗海,周山民笑道:“两位不留下来喝杯茶再走?” 两人哪里还敢多留,忙道:“多谢寨主,张侠士,京城再见。” 丹枫听罢,心想:“果然我们要去京城的事他们是知道的,这次是为了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送走了这两位煞神,枫、云二人才和周山民、石翠凤夫妇畅叙别情,周山民听到丹枫夫妇要上京赴宴,不由担心道:“张大哥,这皇帝就算不计较你先祖以前和他太祖争天下的旧怨,也会担心你帮助太上皇,从今次这两个人来捣乱看,请你未必出于好心。” 丹枫笑道:“我知道他未必是好心,不过我也想借此机会再帮一下于大人,也让那皇帝不敢为难他,周兄你请放心。我们自会平安返来。”第二日,枫、云告辞,周山民夫妇依依不舍送到山下。两人快马加鞭往京城进发。
  此时在北京城里,兵部尚书于谦府邸中, 于谦也正在为八月十五的宴会而沉思:“皇帝究竟为何一定要我带着女儿赴宴,还要张丹枫夫妇一齐入宫?”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1: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面有关功夫的描写借鉴了《散花》和《联剑风云录》
发表于 2011-8-22 13: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沙發,tom 要努力更新:hoola 完工之日,此貼加精不成問題
 楼主| 发表于 2011-8-22 15: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wai姐鼓励,那我就多构思一些情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9-28 02:19 , Processed in 0.3987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