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tomcat_0345

[原创] 《85版萍踪侠影录续之散花女侠传》(11-17更新,完结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9 18: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快更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9-10 10:57 编辑

不要着急。。还要再想一下。目前这一部叫做《宫闱惊变》,下一部就应该是《西滇风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7: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9-10 17:20 编辑

张风府和阳宗海到了于谦府,只看到于谦一人在书房里沉思,两人忙上前见礼。张风府问道:“于大人,丹枫和云女侠呢?”于谦若有所思地缓慢说道:“离宴会还有两日,他们到西山赏枫叶去了,可是皇上有何旨意?” 原来丹枫这边也一切准备妥当,并将皇帝的密谋告诉了于谦,于谦听罢甚为震惊。他没有想到九五之尊的皇帝当国家内忧外患之际,竟用如此手段谋夺自己的女儿和丹枫的妻子,除了气愤之外也甚为不齿,一度想挂冠求去。后来丹枫告诉他一定在这次宴会上解决这个矛盾,既绝了皇帝妄念,又保证皇帝不会为难他,他这才放下心来。但他毕竟是两榜进士出身,久历宦海几十年,忠君的想法根深蒂固,既怕丹枫等对皇帝不利,又怕皇帝恼羞成怒向丹枫报复,逼迫丹枫起兵造反,让朝廷失去一个得力助手,自己也失去一位忘年之交。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万全之策,所以回答张风府的问话就心不在焉。阳宗海忙道:“于大人,那我们去西山找他们?” 于谦冷笑道:“阳总管,张丹枫和云蕾都是亦狂亦侠、生性不羁,他们到西山是为了欣赏风景,既然他们已经答应了皇上,断不会爽约。你急着传旨领功吗?只怕未必如愿。” 这番话说的阳宗海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原来他两个师兄在金刀寨败于丹枫夫妇,回来后早就向他禀告了,他唯恐这次不能捉到丹枫和云蕾,特地请了几名高手助阵,但心里仍是忐忑不安。此刻于谦一番不冷不热的说话,他心中有鬼,以为上次去金刀寨挑衅的事于谦已经知道了,只得闷声不语。 张风府道:“这样吧于大人,我们将旨意留下,其实就是请他们两位还有您和令千金明日晚间到皇宫武英殿赴中秋宴会。请您转交给丹枫他们吧。” 于谦仍是淡淡地道:“也好。” 张风府留下了圣旨,和阳宗海回宫交差。

   此时丹枫和云蕾正在西山,其实他们这次是以赏枫叶为名,检查“天网”的整个部署是否周密。须知今次是皇帝向他们发难,对手既有锦衣卫、东厂和大内侍卫中的高手,又有江湖邪教人士,丹枫和云蕾却要“单刀赴会”,还要保护于谦父女,稍不留神就可能有性命之危,所以必须确保万无一失。一旦失利,可以从指定路线撤离。澹台镜明和澹台灭明兄妹化装成随从随丹枫夫妇入宫,丹枫的好友黑白摩诃率领天网成员在宫外接应。周山民和石翠凤负责保护太后,同时要保证太后在恰当的时间到达宫廷。丹枫的另一位好友八达山人周谷隐率领另一部分天网成员留守西山,准备策应撤离。从皇宫、棋盘街、西直门一直到西山,都有天网成员的暗哨,准备对付锦衣卫和东厂的大举搜捕。一切准备妥当,丹枫和云蕾才来到西山,望着满山枫叶,想到即将来临的恶战,四手紧握,都不仅感慨万千。 云蕾见气氛凝重,微笑道:“大哥,你看这满山枫叶,如今只是微红,一到深秋,全部变成深红,正如你的名字一样,傲雪凌霜、不惧风寒。” 丹枫叹道:“当年我初次到洞庭山庄,澹台姑娘也带我看过他们山腰的枫叶,正如这西山红叶,满山遍野,真是霜重色愈浓。小兄弟,你我自相识以来,历经千难万险,从未被吓倒过,可是这次,我真的有点担心。” 云蕾诧异道:“皇帝的图谋我们已经知道,一切都已准备妥当,你还担心什么?哦,是担心我的武功退步了,被那皇帝捉去当妃子?” 说着抿嘴一笑。丹枫也不由笑了一下,道:“你我同生共死,你若真被抢走了,我还能独善其身么?我担心的是如果皇帝一意孤行,就算我们可以脱险,于大人父女只怕。。。” 云蕾道:“我们不还有太后帮忙么?你上次讲的对,如今这种情势,皇帝不敢不买太后的帐,至于那些武林败类,就等我们一起教训他们吧!” 说着柳眉一扬,巾帼英豪之气溢于言表。

   到得傍晚,两人回到于谦府中,正看到于谦拿着那道诏书绕室徘徊,一见他们回来,忙道:“张贤侄、云侄女,给你们的请柬果然来了。” 说着忧形于色。丹枫笑道:“于大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明日只管放心赴宴就是。”  
  到了第二日,也就是景泰二年的八月十五傍晚,丹枫仍然是着那套白色苏绣绸衣、头带白方巾,更显得卓异不凡;云蕾也着湖水色绸衫,衣带飘飘,仍是侠女本色。于谦穿一品仙鹤补子朝服,内衬软甲,于承珠则着云蕾送给她的那件紫罗衫。本来皇家规定觐见皇帝是禁止穿白衣的,但是皇帝为了显示他对丹枫“礼贤下士”,故作大方,不计较此事。
    一行人乘马到了承天门外,有锦衣卫过来要接马,丹枫的“照夜狮子马” 扬起前蹄,踢倒了几个锦衣卫,嘶鸣不已,吓得其他人不敢上前。化装成老家人的澹台灭明忙道:“这马只认主人,还是我来管它吧。” 说着接过了照夜狮子和云蕾的红鬃马的缰绳。原来这两匹马都是宝马,丹枫他们事先约定好,如果要撤退,丹枫夫妇共乘照夜狮子,红鬃马就留给于谦父女。丹枫等五人信步走进承天门,经午门、过金水桥、奉天门(嘉靖年间改为皇极门)、西角门、武英门进入武英殿。殿内早已摆开宴席。正中宝座上做的正是景泰帝朱祁钰,两边陪宴的大臣有武清侯石亨、左副都御史徐有贞、内阁大学士王文、司礼太监曹吉祥等。这武英殿在明代历史中地位不凡,后来李自成攻入北京,就是在武英殿登基称帝的。丹枫等人一进入武英殿,登时举座轰动,原来丹枫捐出宝藏为抗瓦剌军饷、献地图助于谦打败瓦剌,又救祁镇回朝,其儒侠之名满朝皆知;而他和云蕾的神仙眷属不仅为武林称道,朝廷大臣也都闻名遐迩,正想一睹他们的风采。但这些大臣中只有那几个奸党知道这次宴会是要血溅宫阙。

    景泰皇帝见丹枫一行进来,忙道:“张侠士、云女侠,朕等待你们好久了,请落座!” 说着指向自己左边的首席。丹枫和云蕾笑道:“多谢皇上盛情!” 便一起坐了下来。澹台镜明侍立于两人背后,手中捧着一个长盒。景泰又道:“于爱卿,你们父女也坐吧,不必拘礼。” 说着指向自己右边的首席。于谦和于承珠向皇帝行了跪拜礼之后也坐了下来。这时景泰才认真打量了一下云蕾,云蕾也正微笑望他,景泰只觉云蕾光彩照人,明艳不可方物。不觉自惭形秽,连忙转头打量于承珠,见于承珠年纪虽幼,但不仅雅丽秀美,眉宇间还有一股英气。远胜后宫佳丽。他望于承珠时,于承珠毫无惧色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几分不屑。在封建皇朝,臣子如此望君主可是“大不敬”。但景泰此时心中忐忑,因为他预感到云蕾和于承珠绝非池中之物,自己的宫廷如何留得住他们? 正胡思乱想间,丹枫笑道:“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多谢皇上今晚赐宴,让我等山野逸民得以一睹皇家气派!” 景泰忙道:“哪里,张先生义助朝廷、击败也先,又迎皇兄回朝,乃是大功臣,张夫人也是天下闻名的侠女,朕今次设宴不过略表皇家感谢之情罢了。” 说着,就命内侍斟酒。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7: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争取在中秋节前能把中秋宴这一段写完,然后丹枫和云蕾可以好好地赏月联诗。。
发表于 2011-9-11 00: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担心我的武功退步了,被那皇帝捉去当妃子……小兄弟還會說笑啊,不錯 更生動

然后丹枫和云蕾可以好好地赏月联诗……好主意,高潮過後,來段溫馨浪漫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9-11 17: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内侍叫做东方洛,是锦衣卫统领假扮,他手里托着一个银盘,盘上放着嵌金丝双龙银壶和两只金杯。他走到丹枫夫妇席前,朗声道:“皇上向张先生伉俪敬酒!”声音高亢且用内力发出,震得四周大臣耳朵嗡嗡做响,说着手掌轻轻一转,银盘也转动起来,看似耍杂技,但其中却蕴含极厉害的杀手。这是景泰故意考察丹枫的功夫,丹枫笑曰:“皇上不必客气,丹枫拜领了!” 话到筷到,手中一双银筷子一伸一缩,银盘转动之势立刻停止,酒壶、金杯仍然纹丝不动。但银盘却到了丹枫桌案上。旁观众人并未看清,还不觉得怎样,阳宗海和东方洛却都暗暗吃惊。原来东方洛这一转乃是用内功发出,旋转带风,他本来料想丹枫只能同样用内功推挡,岂料丹枫不推不挡,筷子伸到盘上,东方洛立刻感到有一股浑厚而柔和的劲力传过来,他还未反应过来,银盘已经到了丹枫的手中,且酒没有洒出来,这一招隔物传功,着实令他佩服。
  丹枫拿过酒壶,给自己和云蕾各斟一杯,在斟酒的同时,手中梅花银针已经探入酒杯,见银针没有变色,方才放心将一杯酒递给云蕾。虽然根据天网的情报,皇帝赐毒酒是在宣读“圣旨”之后,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两人都秘藏了梅花银针试毒。 丹枫和云蕾笑道:“承蒙皇上厚爱,我夫妇却之不恭,皇上、各位大人请!” 说着一饮而尽。景泰眼见下马威失败,尴尬不已,只好打圆场道:“张先生真是名士风度,名不虚传!” 说着也将手中酒喝干。酒过三巡,景泰见徐有贞给他使眼色,只得开口道:“张先生,朕知道尊夫人不仅武功卓绝,而且文采出众,所以想礼聘她为宫廷教师,教授后宫妃嫔和太子, 太子年纪尚幼,想请于爱卿的千金入宫伴读,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丹枫淡淡一笑,道:“皇上身边人才济济,何须拙荆画蛇添足?”于谦也道:“回禀皇上,小女蒲柳之姿,不堪为殿下驱使,请陛下恕罪!” 景泰见二人一口回绝,甚是尴尬,忙道:“二位不要误会,朕是诚心礼待功臣之意。。。” 话还没说完,云蕾冷笑道:“功臣?皇上不会不记得臣女的祖父在正统朝时可是被定为勾结瓦剌的‘叛臣’吧?要‘叛臣’之女为后宫妃嫔做西席,恐怕不符合大明祖制吧? ” 原来明代确实有允许功臣子女入宫伴读之说,但一般为皇亲国戚家族,绝少有外臣家的子女可以做伴读的。而且一般是在皇太子出阁读书后才需要伴读,如今景泰的太子朱见济年方三岁,离读书还有好几年,况且一般也只允许非成年男子(如开国时的李景隆)做伴读,女子则很少。景泰听云蕾这样一说,原来准备好的圣旨也不便拿出来,只好望着徐有贞,示意他出来打圆场。
   哪知徐有贞刚开口道:“张先生。。。” 丹枫道:“这位可是当年主张南迁避祸的徐珵大人吗?” 徐有贞听罢大吃一惊,他改了名字之后,很少有人知道土木之变时他在朝堂上主张南迁的事了,没想到被丹枫一口喝破,怎能不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丹枫朗声道:“陛下如今内忧外患,不思奋发图强,反而一心猜疑臣子和朋友,非人君之道也! 要云妹入宫,无非想我有所顾忌,不敢连同武林人士和朝廷作对,陛下怎不想想,我要是和朝廷作对,早在土木之变时即可兴兵起事,何须等到今日? 再说皇上看重拙荆和于小姐的,恐怕不止是文才武功吧?” 此言一出,等于直言皇帝是觊觎云蕾和承珠的姿色。景泰心知自己的图谋已被丹枫知道,忙道:“张先生说哪里话来? 尊夫人入宫不过是做教习而已。。。” 云蕾凛然道:“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臣女和丹枫一心一意、此生不渝,不会入宫陪伴王驾。请皇上收回成命!”
发表于 2011-9-12 00: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丹楓先用銀針試過酒沒毒才給雲蕾,夠細心

看來衰皇帝和壞人被丹楓一語道破,隨後而來的就是一場決鬥,等著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9-12 12: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9-12 16:12 编辑

景泰见状,只得勉强作色道:“张先生可还是记得当年令先祖周王与我朝太祖皇帝争天下之事,不肯辅助于朕么?” 按照原先的约定,景泰出此言,就意味着要治丹枫的“罪状” 他手下的众高手就应该准备行动了,但刚才丹枫显露一手功夫,早令在场众“高手”心惊胆战,此刻正在盘算是否有把握,故而竟无一人行动。 丹枫仰天长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陛下难道不知丹枫无意名利,更无意涉足官场么?莫非还要我试一下宫中的八宝转心壶?” 于谦忙劝道:“陛下,当年张先生将先祖宝藏献给朝廷,接太上皇返国之时,陛下已经明令赦免其家族之罪,君无戏言。” 此时景泰眼见毒酒之计已被识破,只好改变计划,笑道:“朕是和张先生说笑,不过既然张先生伉俪不能留在朕身边辅助,那么朕敢请属下大内侍卫向张先生讨教几招如何?” 此语一出,举座皆惊。原来皇帝觉得自己手下的人未必胜得了丹枫,是以只说“讨教”,给自己留条后路。丹枫朗声道:“既然如此,那么哪一位上来赐教?”说着丹枫、云蕾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镜明打开长盒,里面是丹枫的白云宝剑和云蕾的青冥宝剑。此时宴会上一片肃杀气氛。阳宗海走上前来道:“久闻张先生天下第一剑客的大名,阳某特来讨教几招!” 他两个师兄盘天罗、蒙元子也走到大殿中央。丹枫笑道:“阳大总管,你的两个师兄上次在金刀寨我们已经见识过了,今天再领教你的高招!” 谈笑自若,竟似不把这位大内总管放在眼内。阳宗海怒极,却不敢大意,行了一礼,道:“请张先生指教!” 说着手中长剑一抖,一招“排云驶电”震得各大臣耳朵嗡嗡作响,丹枫拔剑出鞘,只见一道白光,后发先至,白云宝剑已经点到了阳宗海的面门。阳宗海急忙撤剑招架,“横流击辑”将丹枫的宝剑架开。那边蒙元子和盘天罗两个夹攻云蕾,一个发银环打穴,一个挥舞长鞭,云蕾手中
青冥宝剑使开百变玄机剑法,如行云流水,盘天罗的长鞭不能近到她身边一丈开外。随手打出金花,蒙元子的银环也纷纷被碰落,镜明上前助战,却被锦衣卫缠住,此时丹枫和阳宗海已经斗了十个回合,丹枫连用“分花拂柳”、“冯夷击鼓”、“白虹贯日”三招,分刺阳宗海的肩井穴、咽喉和胸膛,阳宗海拼命挡开两招,最后用一招“雷电交轰”全力反击,哪知丹枫宝剑轻轻一引,四两拨千斤,两剑相交,阳宗海直觉对方劲力突然消失,自己收手不住,一直跌到大殿门口。那边云蕾金花已经打中了蒙元子的穴道,将他击倒在地,只剩下盘天罗还在挥舞长鞭,不过他只能自保,无力进攻了。丹枫挥剑抢上,双剑合璧,剑光暴涨,盘天罗直觉一阵冷风,长鞭断成几截,头发和帽子也被削掉!
三大高手不过半个时辰“全军覆没”,围攻镜明的众武士哪里还敢向前,纷纷后退。景泰正无奈间,听得外面喊声连连:“有刺客!” “哪来的两个怪人!” 景泰觉得奇怪,外面布置的都是锦衣卫和御林军的士卒,怎么会有刺客?原来黑白摩诃和澹台灭明听到里面喊杀声,率领天网弟兄杀入,黑白摩诃兄弟展开绿玉杖和白玉杖,澹台灭明挥舞双钩,御林军怎能抵挡这三个的凌厉攻势纷纷败退。景泰见自己苦心经营的埋伏一败涂地,不由大惊失色。此时听得一个威严的声音道:“都给我住手!” 原来是周山民和石翠凤护送太后到了。 景泰一见,急忙跪倒道:“参见母后!” 殿上其他大臣和侍卫也纷纷下跪。太后面沉似水,怒道:“朱祁钰,你还知道有我这个母后吗?你都做了些什么?” 景泰情知不妙,忙道:“儿臣知罪,请母后恕罪!” 孙太后冷笑道:“你放着南倭寇、北鞑靼不去打,黎民百姓不去关心,却想打云女侠和于姑娘的主意!什么内廷教师,什么太子伴读,你想的是什么难道哀家还不知道?你真以为《皇明祖训》管不了你么?你真以为本朝就没有霍光么?” 原来《皇明祖训》是明太祖时期立下的遗训,里面是后代子孙行为的规范。霍光是汉武帝的托孤大臣,曾经因为被立为皇帝的昌邑王刘贺行为不端而将他废除。景泰冷汗直流,唯恐太后借机将他废除,恢复祁镇的皇位,只得叩头谢罪,口中不断说着:“请母后恕罪!”。于谦忙劝道:“太后,既然陛下知错,请宽恕他一回吧。”  太后哼了一声道:“来人,将曹吉祥、徐有贞拿下,交锦衣卫惩办!” 原来太后已经得知这次阴谋是这两人策划的,两人魂飞魄散,还没来得及喊“恕罪” 就被带走了。太后又转向石亨:“石将军,这次怂恿皇上如此荒唐举动,你是否也有份?” 石亨忙跪下道:“太后明鉴,都是曹、徐两人鼓动末将的,末将知罪!”  太后道:“念你对国家有功,罚俸禄一年,不得参与军务!” 处置完奸党,太后又向枫、云两人道:“张侠士、张夫人,哀家代皇儿向两位赔罪,请两位见谅!” 景泰也道:“都是朕一时糊涂,听信奸党之言,请张先生海涵!” 丹枫眼见一场大祸已经平息,笑道:“太后、陛下,既然我等‘无罪’了,那么于大人拒绝送女入宫是否‘有罪?” 太后忙道:“于爱卿乃国家栋梁,于姑娘正应该侍奉老父,怎能说有罪?” 丹枫道:“那好,我夫妇已答应了于大人,收承珠为徒弟,欲带回太湖山庄教导,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太后道:“能得两位教导,哀家当然高兴。这样吧,哀家收于小姐为义女,以后就以公主之礼待之。” 于谦忙道:“臣不敢,小女醉心武学,能得张侠士夫妇收为徒弟,于愿足矣。”
发表于 2011-9-12 13: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yeah,決戰完就來溫馨了,但是多了個‘第三者’,會否破壞了甜蜜蜜的二人世界?
发表于 2011-9-12 14: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wai姐鼓励,其实我当初看《散花》也是想看枫、云二人的生活。。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9-1 09:51



    同感,我看<<散花>>也是出於這個原因,最終都是失望而回,唯有在這裡靠tom兄的文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10-20 04:49 , Processed in 0.08291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