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tomcat_0345

[原创] 《85版萍踪侠影录续之散花女侠传》(11-17更新,完结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6 17: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在这一部里面丹枫只收了于承珠一个徒弟。霍天都和凌云凤是在几年以后才得到丹枫指教武功的。
发表于 2011-9-16 18: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在这一部里面丹枫只收了于承珠一个徒弟。霍天都和凌云凤是在几年以后才得到丹枫指教武功的。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9-16 17:36



    霍天都…看成神鵰中霍都王子;凌云凤…就看成人間友情的凌楓
 楼主| 发表于 2011-9-16 18: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9-20 15:59 编辑

于谦目送着张风府离去,叹道:“朝廷正直之士又少了一个,丹枫,你们是不是也要离开了?”话中有几分伤感,丹枫道:“我们一个月后要到小寒山拜见师父和师叔,庆贺他们完婚周年,然后到苍山去拜见师祖。”于谦道:“请代老夫向谢侠士和叶女侠道贺,感谢他们教导出你们这样的人才!” 云蕾道:“于伯伯放心,我们一定会的。” 于谦请丹枫和云蕾到西山演兵场,一起检阅刚刚编组完成的团营。西山演兵场就在西山脚下,方圆数十里,四周插满红、黄、白各色旌旗,丹枫和云蕾随同于谦登上点将台,只见一队队兵将部伍森严、盔明甲亮,约有五千之众,分为五个方阵,每个方阵除一部分人扮演“瓦剌”骑兵外,其它兵卒分为三排,前排手持约三尺长的各种火铳,有三眼、单眼等,第二排是骑兵,持马刀、狼牙棒,第三排是步卒,持长矛。在领队将军率领下,火铳手首先向模拟的“瓦剌”骑兵发射,一时烟雾弥漫,声震长空,“瓦剌”骑兵有不少被击倒,阵脚散乱,当“瓦剌”骑兵刚刚整理好队形时,明军中的火铳手有条不紊地分两路向阵型的两端后撤,第二排骑兵奋勇当先向“瓦剌”骑兵冲锋,双方混战在一起,紧接着手持长枪的步卒冲上,专门刺杀“瓦剌”骑兵后面的步兵。演练持续了一个时辰之久,各方阵才收队。于谦笑道:“贤侄看如何?” 丹枫道:“‘神机铳居前、马队居后、步卒次之’这就是大人刚刚练就的三才阵吗?” 于谦捋着胡须道:“不错,当年太宗征讨漠北,就是用这套办法杀得瓦剌马哈木(也先的祖父)溃不成军的,当时的京师三大营战法纯熟、战绩显赫,可惜后来王振当权,武备废弛。老夫自京城一战以后,奏请皇上取消原有的三大营建制,改为十团营,每营一万五千人,包括三个营,每个营包括五个这样的方阵,希望能用这套阵法重振我军的雄风。” 丹枫叹道:“忽过新丰市、还归细柳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大人训练的团营,不亚于当年周亚夫的细柳营。只要能持续下去,扫清漠北,重振大明雄风就大有希望!” 于谦笑道:“贤侄你客气了,老夫日后还想多请教于你。” 此时云蕾突然娇叱一声:“奸细哪里走!” 随手打出三朵金花,接着就看见离点将台不远的旗杆处一个人噗通一声跌倒,原来正是奉也先之命潜入中原的额吉多,他一手策划陷害丹枫和于谦的阴谋破产,正愁无法回去复命,得知丹枫夫妇要来观看演武,便想借机刺杀丹枫和于谦。哪知云蕾听风辨器的手法甚是高明,他刚刚射出袖箭,就被云蕾用两朵金花打落,另一朵金花则打中了他的“灵台穴” 额吉多顿时扑倒在地,他刚想起身,丹枫一跃而起,白云宝剑已经指向他的喉头。丹枫笑道:“原来是额将军,久违了!太师好吗?” 额吉多哪敢多言,挣扎起来想逃,已被明军捉住。于谦见他是中原人打扮,相貌却像蒙古人,诧异道:“他是何人?” 丹枫道:“他就是也先手下的大将额吉多,这次潜入中原,想必是奉命而来。” 于谦道:“将他押入天牢!”

   第二日,丹枫、云蕾、于承珠和澹台兄妹向于谦告辞,于谦亲自送到卢沟桥。于承珠拉着父亲的手依依不舍,于谦安慰她道:“珠儿不必忧心,为父有空会去太湖看你。” 丹枫对于谦道:“于大人,请仔细审问额吉多,我怀疑这次陷害我们的事不是那么简单,徐有贞、曹吉祥辈不只是嫉妒大人,还可能里通外国,与也先勾结。” 于谦叹息道:“贤侄只管放心,老夫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丹枫一行走出好远,于谦还在卢沟桥头眺望。额吉多被关入天牢,潜伏在京城的瓦剌奸细早已知晓,暗地将他救出,于谦请景泰帝追查此事,但朝中庸碌之官甚多,此事最终不了了之,也埋下了后来的隐患。额吉多逃回瓦剌,方知也先早已被阿剌亲王战败,忧愤而死,如今也先和阿剌的部众都由号称“小王子”的乌珂克图统领,国号改称为鞑靼。额吉多向小王子禀报了此次入中原的情况,小王子叹道:“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也先太师征战一生,都没能回复大元天下,最后还死在自家人手里,都因为中原有于谦这样的大臣和张丹枫这样的侠士,看来我们要换个方法对付他们才行。” 过了几日,小王子叫过额吉多,道:“你持我亲笔信,到昆仑山星宿海,找乔北漠先生,请他出面对付张丹枫。” 额吉多惊讶道:“可汗,这乔北漠是何人?” 小王子笑道:“他本是汉人,只因在中原武林为恶太多,逃到昆仑山,据说他练有一种邪门武功,叫做‘修罗阴煞功’,功力了得,且他和玄机逸士门下一向不和,请他出手对付张丹枫,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额吉多领了小王子手谕,立即启程。
(小兄弟用金花救了张大哥一次。以后丹枫还要救她)
 楼主| 发表于 2011-9-17 15: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霍天都…看成神鵰中霍都王子;凌云凤…就看成人間友情的凌楓
waiwai 发表于 2011-9-16 18:03



    这个霍天都就是后来天山剑派(《七剑下天山》)的祖师,凌云凤后来的徒孙(书里说是徒弟,可我觉得时间不对,要是徒弟的话凌起码得活100岁)
就是《白发魔女传》的练霓裳。后来他们也有一套双剑合璧,不过比枫、云的要逊色。
P.S: 由于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更新可能会少一些,请见谅!不过会争取在九月底完成。
 楼主| 发表于 2011-9-18 19: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1-10-6 15:04 编辑

话分两头,再说丹枫、云蕾一行出了京城,信马由缰向山西地界行进。由于心情愉快,一路上众人有说有笑,承珠问云蕾道:“师母,你的‘散花女侠’名头如此响亮,就是因为你打金花暗器的手法出神入化吗?那天我看你打那奸细的袖箭,真是不差毫厘!” 云蕾嫣然一笑道:“名头不过是武林的朋友给我脸上贴金罢了,不过说到暗器,其实我们女子论起气力来,实是不如男子的,所以暗器和轻功对于防身就非常重要。我师父传给我两样暗器,一样是打穴金花,一样是梅花蝴蝶镖。前者轻,可以用来打敌人的穴道,伤敌的深浅能够由发出的功力深浅来控制;后者重,主要用来对付敌人的暗器,如袖箭、铁菩提、铁莲子等等,不过承珠你要记住,如果对方用的是能爆炸的带毒暗器,那你千万要小心,可能打中之后毒烟反而伤了自己。” 于承珠若有所思道:“师母,那你昨天用金花打掉那奸细的袖箭,是因为你知道发出的力道足以拦得住袖箭吗?” 云蕾点头道:“不错,金花暗器最高的境界就是能够收发随心,可以伤敌、也可以毙敌。不过你要练到这一层还要多几年苦功。” 正谈论间,忽听得后面丹枫朗声笑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云妹,你这个师父做的真是中规中矩!” 云蕾和于承珠回头一看,只见丹枫骑在照夜狮子马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眼中尽是欣慰和满足。云蕾不觉脸上一红,道:“大哥你又取笑我了。我这是替你教徒弟。” 丹枫笑道:“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其实我们夫妻一体,两心如一,又何须换?,你教得好不就是我教得好吗?” 云蕾心中感动,道:“说的也是,对了,一人使双剑合璧的剑法你钻研的怎样了?” 丹枫道:“师祖这两套剑法奇幻莫测,他当年不许师父和师母互相传授,就是怕一人的能力有限,两套剑法都不能精通。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各自熟悉了自己的一套剑法,要想领悟对方这套,恐怕也不太难。我现在正在研读《玄功要诀》,这本书虽然不是专讲剑术,但是武学的道理本就是一通百通,能够把玄门的内功练到通灵境界,对剑术也不无裨益。”  说着一行人已经到了重镇宣府,宣府总兵杨洪出来迎接,他是土木之变后于谦亲手提拔的名将,曾经坚守宣府,截断瓦剌军后路,为于谦在北京城下大破也先立下了战功。杨洪那日听了丹枫一席话,甚为佩服,特地请丹枫检阅属下兵马。丹枫望着烽火台上的狼烟,叹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杨将军,你属下的宣大劲旅和辽东铁骑一样,都是克制瓦剌的关键力量,希望你们能一直如此坚守下去,这样关内的百姓就可以安居乐业。” 杨洪慨然道:“张侠士请放心,杨某得于大人提携,决心以身许国,定不负武林朋友的期望!”

    丹枫一行经宣府、大同、太原,从风陵渡过黄河,半月之后到达了陕西省城西安。 西安是中国历代建都朝代最多、时间最长的都城,前后在这里建都的王朝有周、秦、汉、唐等十个,时间有一千多年。其中汉、唐两朝都是威震异域的王朝。明代的陕西包括后来的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个省,地域广阔,紧邻哈密卫(新疆),担负着守卫西北边防的重任。明太祖建国以后,封次子为秦王,驻扎西安。九边之中有四个(延绥、宁夏、固原、甘肃)都在陕西境内,到了明末高迎祥、李自成起兵时期,孙传庭率领的陕西三边劲卒成为闯军的劲敌。李自成在歼灭孙传庭所部,攻占西安后,才建立“顺”国,挥师北伐的。此时陕西巡抚是于谦的门生,进士出身的杨暄。他虽为文官,但却对武林人士颇为敬仰。尤其听到丹枫夫妇的事迹,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此次见丹枫夫妇和于尚书的女公子同来,自然格外殷勤,坚持请丹枫一行人在巡抚衙门住下。丹枫一行旅途劳顿,早早休息了。
次日,丹枫和云蕾一起游览骊山。骊山脚下是历代帝王的陵墓所在,有汉武帝的茂陵、唐太宗的昭陵、武则天的乾陵等,还有唐明皇的华清池,丹枫与云蕾都是喜爱名胜古迹之人,一边游览一边发出感慨。丹枫道:“当年李太白在这里纵酒放歌,是何等的潇洒自如!‘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说着取过酒葫芦饮了一大口, 云蕾笑道:“大哥你偏爱李太白的狂放不羁,我哥哥却喜欢杜工部的忧国忧民,因为他总想继承祖父的遗志报效国家,所以他最喜欢‘穷年忧黎民,太息肠内热;安得壮士挽天河,洗尽甲兵长不用。’这样的句子。” 丹枫道:“那小兄弟你呢?” 云蕾沉思道:“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但却觉得白乐天的《长恨歌》、《琵琶行》意味深长。从‘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到‘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六军不发无奈何,婉转蛾眉马前死,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把唐明皇和杨贵妃这段感情刻画的栩栩如生,就是千载之后,也令人感叹命运无常,即便贵为天子,也都有伤心无奈之事。” 丹枫道:“不错,‘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感情深厚本来无可厚非,身为帝王能够专情也算不易, 但他因为宠爱杨贵妃而信任安禄山,重用杨国忠,导致安史之乱,多少中原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所以最终‘此情绵绵’就变成了‘此恨绵绵’了。” 两人触景生情,都不禁感慨不已。良久,丹枫打破沉默道:“我想到李太白的一句诗,倒是切合眼下的情形。” 云蕾忙问:“哪一句?” 丹枫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小兄弟你的名字里有个“云”字,用这首诗不是更合适?至于“花想容”,那更是实至名归了。” 云蕾大羞,急忙跑开。
发表于 2011-9-18 21: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抢沙发,再慢慢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9-20 17: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mcat_0345 于 2012-5-23 17:07 编辑

丹枫忙去追,突然听得远处马嘶,紧接着丹枫的“照夜狮子马”也突然嘶鸣起来,丹枫和云蕾忙停下脚步,只见远处一匹白马飞奔而来,马上一个五十开外的胖和尚,相貌威武,手持一根禅杖,朗声笑道:“原来你们小夫妻在这里赏山景,倒教我好找!”  丹枫喜道:“二师伯!” 原来正是他们的师伯潮音和尚。潮音骑的那匹马和丹枫的照夜狮子马相互摩蹭头颅,状甚亲热,原来这匹马乃是照夜狮子马的母亲。在潮音和尚的后面又来了两骑,一个是虬髯中年男子,回疆装束,腰配宝剑。另一个是中年美妇,背上背着双钩。那男子道:“丹枫兄,久违了,贤伉俪风采依然,真是可喜可贺!” 丹枫笑道:“原来是乌兄,你们怎么来了?” 原来这两人正是上官天野的弟子,乌蒙夫和林仙韵夫妇。当年上官天野认为结婚会妨碍练成上乘内功,严令不许他们结合,丹枫为了成全他们,慨然将彭莹玉所著《玄功要诀》借给他们看,令上官天野大为感动,取消了禁令。也因为如此,乌蒙夫与张丹枫平辈论交,结为知己好友。不过丹枫和云蕾成婚后,一直归隐在太湖,而乌蒙夫和林仙韵则一直居住在唐古拉山,距离中原路途遥远,是以他们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乌蒙夫笑道:“‘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丹枫兄,当年你的恩惠我和仙韵一直没有忘记,听说你和云姑娘有情人终成眷属,真的替你们高兴,可惜路途遥远,没有向你们讨一杯喜酒喝。今日听说你们都要到小寒山给你师父庆祝完婚周年,我们才和潮音大师一起赶来凑个热闹。顺便也到苍山看望我们的师父。” 丹枫道:“好啊,师父见到两位一定很高兴。” 说着一行人一起返回巡抚衙门,林仙韵也拉着云蕾诉说别来的情形。 丹枫边走边问道:“乌兄,二师伯,现在瓦剌和西域的情形怎样?” 潮音叹了口气道:“也先前不久被阿剌知院打败,一气之下已经死了,现在他的部众都归了一个叫‘小王子’的统领,这小王子野心甚大,自称‘达延汗’,派兵侵入回疆,天山南北到处是烽烟滚滚。” 乌蒙夫接口道:“我们在来的路上听说小王子派了额吉多去昆仑山,好像要找什么邪派高手来对付你。” 丹枫剑眉一扬,道:“额吉多逃回瓦剌了吗?好,我倒要看看他找什么高手!”
   一行人回到了巡抚衙门,杨暄看到他们回来甚为高兴,听说乌蒙夫是闻名遐迩的北方剑客,更是欣喜,当下设宴招待。宴席上,大家提起也先之死,都有一番感慨。乌蒙夫道:“也先也算得一代枭雄,可惜竟死在自己人手中。” 丹枫沉思道:“当初我劝他和大明议和,不仅是为了汉家百姓免受战祸,也是为了瓦剌能够保境息民,其实世间祸害,兵祸为最,干戈一起,最受苦的都是庶民。想不到最后他还是玩火自焚。” 潮音和尚道:“对了,我们在回疆见到很多阿拉伯还有威尼斯商人,他们都说要寻找什么新航路?” 丹枫忙问:“什么新航路?” 杨暄道:“张侠士,这个下官略知一二,自从蒙元时马可波罗到中原后,回到家乡将他的经历写成游记,说中原遍地黄金、赛过天堂,那些威尼斯商人做梦都想到中原一游。后来我朝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也带回来很多各国的朝贡使节,是以我国东南沿海的生丝、丝绸等等,很多都卖到海外。据说很远的地方有个拜占庭,那里的商人本来是通过丝绸之路和我国互通有无的,不过最近有个叫‘奥斯曼土耳其’的部落,他的酋长叫做‘素丹’的,领兵攻打拜占庭,切断了这条陆上的通路,来我朝的商人都要冒着生命危险经波斯或天竺(印度)到中土来购买丝绸和宝石。是以他们想开辟一条海上的通路。” 乌蒙夫道:“我们在来的路上也看到不少拜占庭、威尼斯的商人,他们说他们那里叫什么欧罗巴洲,那里现在正在打仗,但商人们对‘神秘的东方’特别感兴趣。所以拼命也要来。” 丹枫听罢笑道:“这倒是一件新鲜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海上真的能开辟一条航路,将来我们泛舟于海,领略一下异域风光,未尝不是一见好事。”说着,丹枫突然发现云蕾不见了,忙告辞出来,一看云蕾黛眉微锁,正在对月沉思,丹枫轻轻揽住云蕾的双肩,问道:“云妹你可是又想起自己的亲人了?” 云蕾叹息道:“听到也先死了的消息,我就想起当年在瓦剌,脱不花纠缠你的事,也想起了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受苦半生,总算苦尽甘来。可惜我们又不能在他们身边尽孝,为着朝廷、武林的恩恩怨怨,总要奔波劳顿,大哥你说又何苦来?” 丹枫安慰她道:“云妹你放心,等这次看望了师父和师祖后,我就陪你一起回太湖山庄,我们多陪伴岳父和岳母,让他们开心一些。对了,你进屋来,我有礼物送给你。” 云蕾一进屋,只见八仙桌上摆着几盘苏式点心和龙井茶,原来是丹枫知道云蕾不习惯北方的食物,亲自动手做的。云蕾看了颇为感动,拿起一块芙蓉糕,咬下半块,道:“大哥,我们一起吃吧。” 丹枫笑着咬下另外半块,一时间小屋里情意绵绵。

注:明代是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时期,明中叶正是哥伦布、麦哲伦开辟新航路之时,后来利玛窦、南怀仁都曾任职于明朝宫廷,并传授西方火炮设计工艺给徐光启等,造成了明代中后期作战由使用冷兵器向使用火器为主的重要转变。
 楼主| 发表于 2011-9-20 17: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部分增加了丹枫和云蕾独对的镜头
发表于 2011-9-20 22: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部分增加了丹枫和云蕾独对的镜头
tomcat_0345 发表于 2011-9-20 17:22



    雖然還未追看到,但這類镜头,越多越好呀...
发表于 2011-9-20 23: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tom 更新了幾篇,好勤力,一口氣全看完了

看到張云二人對詩、調笑、共吃一塊糕.....真的好溫馨,只是~小兄弟用金花救了张大哥一次。以后丹枫还要救她~ 這句令人擔心,小兄弟會發生什麼事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11-30 02:19 , Processed in 0.08882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