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凌灵★馨子

[原创] 新萍踪叶盈盈后传-侠影天涯(已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6 16: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瓦力那么多事的?呵呵,原以为发生那么多事后,谢天华会选择和盈盈及孩子退隐江湖呢。
发表于 2011-8-16 16: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1-8-16 18: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天华怎么样?是那个TVB的谢天华,不是师兄谢天华。
悠悠我心 发表于 2011-8-16 14:52



    怕他每每聽到盈盈呼喚天華,就會以為是叫他,又要NG
 楼主| 发表于 2011-8-17 09: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天微蒙蒙的亮起,在树林深处的一座别院里,所有的人都处于紧张而慌乱的状态。一间房间的门口两侧站了一排排的人,只见一名穿着白色的中原服饰,五官立体,白如亮玉的男子,手持天蚕丝的折扇轻盈的走来。
“参见主子!”站在两侧的一排排的人双手抱拳,头微低的对男子行礼道。
男子手中的折扇轻盈的在空中一划,所有的人全部都站直的立在原地。

男子一进门只见床尾手持长剑的一名青年男子就立马走向前来,为男子沏上茶,放在他面前。
“她怎么样呢?”男子坐在房间里的圆桌边低沉的问道。
“回主子!血已经止住了,只是头上的伤可能会留有后遗症。”站在床边的一名中年男子恭敬地对坐在椅子上的男子说道。
“什么时候可以醒?”男子端着桌上的茶杯把玩着,看也没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子。
“如,不出什么意外,傍晚的时候就会醒。”
“莫恒!查出来了吗?”男子端起手中的茶放在嘴边轻点了一下。
“回主子!从手法和穿着来看应该是那边派来的人。主子,这是莫言飞鸽传书的消息。”站在男子身后的莫恒从腰带里拿出一张卷起的小纸条,把它摆放在男子的面前。
男子打开纸条看了一眼,平波不起的眼中突然闪出一丝亮光来,随后立即恢复平静。男子把手中的纸条用力的一捏,脆弱的纸条就变成细小的碎片飘落在地。
“吉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让她在今日午时醒来。”男子语气冰冷的对站在床边的中年男子命令道,随后就起身离去。
“恭送主子!”莫恒和吉药两人站在原地对离去的男子行礼道。

‘是她!居然会是她!这怎么可能呢?’男子站在书房里,看着摆放在桌上的兰花,心里烦躁不已;这个消息对他太惊讶了。
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那边的人是不是也早就把她算入在内呢?
不缓不急的敲门声打断了男子的思绪,男子闭眼深吸一口,然后开口道:“进来!”
“主子,该吃药了。”莫恒端着一碗透明的药走进来。
“你要莫言和欧阳策联系,另外要莫言取消所有的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是!主子。”
“要吉药把这个拿去给那位姑娘服用。”男子走到书桌前,拿起放在上面的一个小瓷瓶,把它递给站在一边的莫恒。
“主子!请恕属下冒昧的问一句,这个时候取消所有的事是不是跟这位受伤的姑娘有关?”
“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没必要知道。”男子有点气虚不稳,皱着眉懊恼的说道。
“是!主子,那属下先把这药给吉药送去。”莫恒接过男子手中的小瓷瓶转身离开书房。
男子端起放在桌上的药,闭眼无力的喝入口中,随后就只见男子眼眸通红,神色恐惧,双手紧握拳的撑在桌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神色慢慢的恢复正常,眼中的殷红也退下了。

院中的垂柳随风肆意的飘荡着,半空中鸣唱的小鸟在不停地唧唧啾啾着,橘红的朝霞然满了天际的黑云,一束束的撒在四周,形成一段段凄美耀眼的云绸。
莫恒站在床尾看着躺在床上的叶盈盈,不解的问道:“吉药,你说主子这是什么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主子要你把这白玉丸拿来给这位姑娘服用,想必这位姑娘和主子有缘吧!”吉药坐在桌子边不停地捣着手中的草药。
“就算是这样,主子也不该把这白玉丸随便给人啊!”莫恒有点急的说道。
“我说莫恒啊!你要多久才能稳中一点,主子做的事,我们这些做属下就别多问多管。这也不是我们该问该管的。主子这么做必有他的道理。”吉药停下手中的活,转身看着一脸不解的莫恒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我们不该多问多管,但是这白玉丸是主子的救命药丸,现在本来就少,如果再这样,那以后主子怎么办啊?”莫恒担忧的反问道。
“那就你说呢?”男子身穿一身浅灰色的服饰出现在房门口,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吉药立马起身和莫恒两人朝男子行礼到。
男子走到桌边坐下随后拿起放在桌上的草药,若有若无的说道:“莫恒想到办法了吗?”
“请主子恕罪!莫恒也只是太过关心主子了。”吉药立马向前走了两步,低着头说道。
“居然莫恒这么关心本王的身体,那么寻找千年灵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这位形不露色,喜不言欲的男子就是瓦利失踪多年的六王爷——天云。
“还不快谢谢主子!”吉药一听男子这么说,立马拉了一下还在发呆的莫恒轻声的说道。
“是!莫恒谢谢主子!”莫恒立马缓过神来答道。
“她怎么样呢?”天云用余光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盈盈。
“回主子!她已经服下了主子赐予的白玉丸伤势已经明显好转了,一个时辰之后就会醒来。”
“她醒来之后派人通知我。莫恒,这几天多派点人在这方圆一百里之内守着,不准任何人进入,否则格杀勿论。”
“是!主子!”
“恭送主子!”
“吉药!刚才谢谢你了!”莫恒等天云一离开就双手抱拳的对吉药行一大礼,如果不是吉药在主子面前为自己说话,那么自己的下场可能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莫恒!以后要多做事少说话,免得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你也不用谢我,这次就算你运气好吧!”吉药拍了拍莫恒的肩膀走到桌前继续着他的草药。

谢天华骑着马一直站在郊外的草地上等着叶盈盈的到来,从黎明等到正午都没有等来叶盈盈的身影,神色不免焦急和不安。
“郡马!王爷请郡马回府。”找来的仆人对谢天华说道。
“王爷说什么事了吗?”
“回郡马!小的不知。”
“好了!你在这里守着,如果看到我师妹回来了就立马带她回王府。”
“是!”
谢天华期盼的看了看那天空旷的小路,随后掉转马头回去。

“爹,找我什么事?”谢天华走进书房对站在窗前的王爷说道。
“天华,大王刚才派人来说,路上出了事。”王爷转过身来神色不好的对谢天华说道。
“大王的意思是说,盈盈在路上出事呢?”谢天华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爷,昨日才说今日就可见到盈盈而今日却告知出事了!
“大王派出去的人在半路上遇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无一人幸免。这是大王今早派出去的第二批人找到了第一批派出去的人全部尸首。可见有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盈盈呢?”谢天华有点着急的问道。
“大王派出去的第二批人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叶姑娘的踪迹。天华,大王现在想要你等丹枫一回来就立即进宫。你放心,大王派出去的人都会尽快找到叶姑娘的。”王爷伸手拍了两下谢天华的肩膀安慰道。
“等丹枫一回来,我会立马和他进宫的。现在大王是不是确定六王爷已经回来瓦利呢?”谢天华平复心情的问道。
“从大王派人送来的信中好像不是,现在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所以大王十分担心这是不是上官天野的一些余党做的。好趁六王爷回来之际来扰乱瓦利。”王爷说不心中的想法。
“王爷,何以见得。可能是六王爷的人也说不定。看来他们的人已经盯上了王府。否则他们不会快过大王派出的骑兵队提前到达前方阻挡大王派出的人寻找盈盈。”
“是啊!这段时间,大家都要小心出入。”
“王爷,我先回房了。”
“嗯!”
王爷看着谢天华离去的背影,感觉这背影一下子就变得孤单凄凉了,难倒谢天华的命中注定红颜情浅,孤独终老吗?

“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吉药站着床边看着慢慢睁开眼的叶盈盈轻声的问道。
叶盈盈慢慢的起身靠坐在床上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想了想却发现头好痛,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
“先把这碗药喝了吧!”吉药把一碗飘着热气夹带着难闻气味的药端到叶盈盈的面前。
闻着这难闻的草药味和看着那深色的颜色,叶盈盈立马嗅着鼻看着这碗近在咫尺的药,身体不自觉的微微往后退了退。
“你受伤了,只有喝了药才能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吉药好生相劝的说道。
叶盈盈抬头看了一眼吉药然后伸出手接过碗看了一会,感觉这好像在生死台上那么痛苦;一会后叶盈盈屏住呼吸、闭上眼一口气的灌下,却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把这碗药喝完,呛着张开小嘴,苦着脸看着手中还有半碗的药。
“先喝这个,再喝药就不会这么苦了。”
一道异于刚才中年男子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叶盈盈抬起微低的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子。
“快喝了吧!等会药凉了,只会更加难入口。”天云把手中的酸梅汤递到叶盈盈的面前,用另一只手接过叶盈盈手中的药。
叶盈盈按照天云的方法把剩余的药喝下,准备起身下床,却被天云制止了。
“你刚醒,身体还没有复原,还是在床上躺着好些。”天云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床沿边。
看着天云这一陌生男子的靠近,叶盈盈身体不安的往床里边挪了挪,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一直看着面前这个钢俊的男子。
“你叫什么名字?”天云语气温柔的问道。
“盈盈!你叫什么?”
“天云。”
“是你救了我?”叶盈盈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是!”天云轻扯嘴角的笑了一下。
“谢谢!”
“你知道你怎么受伤的吗?”天云耐心的问着,他要确定面前的叶盈盈是否真的因为头部受伤而有什么后遗症。
“我在后山上追打雪豹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落叶积堆的假象,不小心滑了一脚跌入到山崖。”
“以后打雪豹,不要一个人外出,这样很危险。好了,你躺下再休息一会吧!等下我会派人把饭菜送来房间的。现在你的身体很虚弱,要多休息。”天云柔声的对叶盈盈说道,随后就离去。
叶盈盈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这陌生的房间,感觉有点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怪在哪里。感觉确实有点累了,只要在慢慢的躺下好好的休息一会。

“吉药!你配一副把白发变成青丝的药让盈盈喝下。”天云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窗外院子里随风飞舞的柳絮。
“是!主子!”
“另外多配几幅安神的药让她喝下,以后每天你都来书房禀告一下她的身体状况。”
“是!主子!”
“依你看,这后遗症大概什么时候会好?”
“依属下看,这要看病人的身体状况以及周围的环境,这是可以好转的;有的病人一生都就这样也平安快乐的过了一生。不过这并不会影响身体和行为。”吉药如实的交代着。
“这么说,能否好转就要看天意了。你说天意是要好转呢?还是不呢?”天云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着。
“主子!请恕属下冒昧的说一句,在这个不太安平的时代,人生很多时候都是悲伤多于欢乐,与其苦苦纠缠在遗忘的悲伤之中还如不放眼创造属于未来的欢乐。”
天云沉思了一会,然后抬手随意的摆了一下手中的折扇,示意吉药出去。
“吉药告退!”吉药看着自己主子忧郁的背影,心里也只能无可奈何,轻步的退到门口打开门离去。
‘你怎么会卷入这场战争中呢?难倒是上天的安排还是有人故意如此?’天云拿着折扇轻摇了几下,沉思着。
窗外小院中特意种植的茶树正开了花,每朵花都染上了不同的颜色,新颖清亮的绽放在这别致的小院中,天云看着这棵茶树,忧郁的眼神染上一层深次的笑意,看来当初栽植这棵茶树是对的。
发表于 2011-8-17 11: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就是,不过看样子这个天云好像认识盈盈的
发表于 2011-8-17 12: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盈盈那是什么病啊??那么严重
发表于 2011-8-17 12: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配一副把白发变成青丝的药让盈盈喝下 …… 好提議,沒有白髮的盈盈更靚靚
发表于 2011-8-17 18: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句话啊··馨子下手轻点啊···不要虐死这两个人啊···
抹泪···
发表于 2011-8-18 00: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nosoft 于 2011-8-18 00:39 编辑

感谢楼主!!! 总是觉得这个新萍踪看得不够喉。。。。。 终于有人接着故事了!!

盈盈受伤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18 15: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黎明的清晨总是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叶盈盈只从昨日下午睡下之后就一直睡到现在才醒来,穿着粉红色柔纱的衣服站在窗前,感受着黎明的寂静。
院中的细长的垂柳随着清风的抚摸,随意的在半空中左右摇摆着;垂柳下方的草地上,散着幽幽的草香和泥土的气息,让人感到十分的惬意。

“主子!莫言已经和欧阳策取得了联系,另外莫言查到王府这几日好像出了什么事,基本上只能进不能出。”莫恒拿着剑站在书房里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天云说道。
“叫莫言尽快查出来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有派人给我继续暗中盯着欧阳策。”天云语气轻缓的说着。
“是!主子!”
天云无力再说什么,用手轻轻的在桌上叩了一下,示意莫恒出去要吉药进来。
“莫恒告退!”

“主子!您该喝药了。”吉药端着一碗药走进来对天云说道。
“嗯!她现在怎么样呢?”天云缓慢的睁开闭着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吉药。
“回主子!叶姑娘已经醒了。给叶姑娘配的药也已经熬好了,现在正放在热水里温着。”
“她醒来的还真早啊!你把药端来给我,交代下去,没有我的命令,所有的人不准在她的房间里摆放可以反光的物品。洗脸和沐浴的水就由你来调配。”天云端起桌上的药,面无表情的一口气喝下,没有人知道要喝下这碗药是多么的痛苦。
“是!主子,吉药告退。”

“盈盈你在哪?”谢天华有些颓丧的坐在叶盈盈的房间里,看着周围不变的景物,曾经这么相近的人,如今却不知身在何方?
“哇!呜呜……”睡在摇篮里的烈玛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这一声明亮的哭声惊醒了沉思在悲伤中的谢天华。
谢天华起身走到摇篮边,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烈玛抱起来,看着自己怀中的儿子,谢天华想起叶盈盈当着自己和苏玛的面说的话“以后我就是他的亲身娘亲。”
“郡马!小少爷醒了,奴婢来照顾吧!”奶娘端着米糊走进来。
“嗯!好好照顾他。”谢天华把手中的儿子交给苏玛之后就离开了。
“唉!当初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现在人不在了,就开始思念了。”奶娘看着谢天华有些落寞的背影,叹气的说道。

“早上天凉,应多穿件衣服。”天云端着叶盈盈的药走进来对背对着他站在窗前的叶盈盈轻身说道。
“早!谢谢你的关心。”叶盈盈转过身来一看是天云立马微低着头,有点尴尬的对天云说道。
天云走到床边拿起一件外衣走过来准备给叶盈盈披上时,叶盈盈侧身躲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天云看着在自己面前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的叶盈盈时,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微笑。随即把衣服递给叶盈盈。
“先喝一杯温水然后再喝药!”天云坐到桌子把一杯温水递到叶盈盈的面前。
叶盈盈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随后又接过天云手中的药喝下,却发现喝下的药没有上次那么难喝了,淡淡的带有一种清香之味。睁大着眼眸看着坐在身边的天云,等待着他的解释。
“女子都爱美颜,你受伤了,身体的气色难免会差,这碗药是调理你的身体的。过几日你的气色就会好多了。”天云随口的说道。
“谢谢!不知你一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看看你的身体好些没有。”
“多谢你的关心。已无大碍了。”
“是吗?那等会我派人送早饭来。”天云微笑的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天云公子,谢谢你的相救,打扰多日应该告辞了。”叶盈盈起身对走到门口的天云说。
“你的身体还有一些伤没有愈合,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这几天附近不太天平,若再出什么事,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何不多住几日,养好身体之后在离去。”
叶盈盈想想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以示答应,随即回以一抹浅笑,看着天云的眼中却是一抹难得的娇笑。

原是红光万丈的霞彩印满天际,此刻却突然风测云变,下起绵绵细雨来,不一会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一颗颗的打在窗上,响起一声声杂乱的马蹄声。
“盈盈!”原撑着头在房间小憩一会的谢天华突然惊醒的大叫一声,一身的冷汗从后背落下。眼神忧伤的环视着四周,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在梦中,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连绵不断地雨水在轻风的伴随下飘落房内。
有序的叩门声在这雨夜里响起。
“进来!”
“郡马!王爷请您去书房。”进来的仆人站在门内一米处对站在窗口的谢天华说道。
“跟王爷说,我等会就到。”
“是!王爷!”仆人转身关上房门离去。
谢天华继续站在窗口看着断断续续落下的雨滴,心里的惆怅越来越泛滥;隔着烟雨朦胧的细沙仿佛看到叶盈盈那娇美的笑容。

“爹!”谢天华走进书房对坐在书桌前沉思的王爷喊道。
“天华!你先看看这封信吧!”王爷把手中的信递到谢天华的面前。
谢天华从王爷的脸色上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不解的接过信一看,只见左手紧捏这单薄的信纸来压抑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是今早我出门在门口捡到的。没有署名。谢天华,你怎么看这件事?”王爷起身走到谢天华的面前问道。
“可以看出王府现在已经被人在暗中监视起来了。否则不会有人直接这样把信丢在王府的大门口,而不被人发现。”
“信中提到的叶姑娘,你怎么看?”王爷有点担忧的问道。
“爹!我想前去中原查看一下。”谢天华说出心中所想。
“不行!大王已经接受了上次我们的提议,以你和叶姑娘的婚事召回丹枫以及江湖上一些瓦利的正义之士,我想大王早已把婚贴拟好,派人发送了。”
“为何我不知呢?”谢天华有点激动地反问道。
“原本打算今早告诉你的,却发现现在这件事了。”
“就算我留下来,到时候婚礼是,没有新娘怎么举行。”
“婚礼以中原的形式举行,所以你放心就算最后叶姑娘来不及赶到,一样可以举行的。天华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和叶姑娘都不公平,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爷语气平缓的劝慰道。
“不行!我不赞成这样做。我等下就前去面见大王,把事情都跟大王说清楚。”
“不行!天华,事有急缓,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叶姑娘遇到什么事呢?单凭这份匿名信不足以为信的。”
“我感觉盈盈出事了。”谢天华悲哀的说道,语气里尽是哀伤。
“天华!我们不能只凭一封莫名其妙的信就相信叶姑娘出事了。叶姑娘的武功高强,不会轻易地出事的。”王爷语重心沉的说到,他也没有把握可以证明叶盈盈没出事。毕竟大王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我知道怎么做了,等丹枫和云蕾回来之后,我会派云蕾去中原寻找盈盈的。爹,我先出去了。”谢天华眼神忧伤的对王爷说道。
“嗯!你好好休息一会吧,过几天有很多事需要你忙的。”
“嗯!我会的!”
谢天华心情沮丧的走在长长地走廊里,看着这乱飞的雨滴,心里就如江河泛滥,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来安慰自己相信盈盈没有出事。那个梦那么的真实和可怕!
“啊!”谢天华站在走廊里,朝天发泄的大喊道,他要把心里的郁闷和无助全部发泄出来。
“轰!”一道巨大的声响在天空中响起,雨越下越大,走廊的屋檐上的雨珠连绵不断地落下,打湿了走廊的洁净和温暖。
“啊!”叶盈盈躺在床上被这道巨雷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靠着墙,感觉心里闷闷地,不知为何。
“姑娘!你醒呢?”在房间里伺候的丫鬟走到床边轻声的问候。
“现在是什么时辰呢?”叶盈盈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回姑娘,现在已经过了午时了,想必姑娘饿了吧!奴婢这就去为姑娘端来午饭。”丫鬟连忙出去为叶盈盈端来午饭。
叶盈盈走下床,感觉紧闭的房间让人有点窒息,走到窗前,推开关闭的窗户,只见豆大的雨滴随着冷风一起窜入窒息的房内,让人感到舒爽。
“一起床就吹风,很容易生病的。”天云端着午饭走进来关心的说道。
叶盈盈转身看到天云站在房间里,就关上窗户走过去说:“你找我有事吗?”
“给你送午饭来!”天云微笑着把手里的饭菜放到桌上。
“谢谢!”
“快吃吧!起床后记得要多穿一件衣服,这样才不会生病。”天云走到床边拿起一件外套走来替叶盈盈披上。这次叶盈盈没有抗拒天云的举动,只是默默地接受着。
‘起床后要多加一件衣服,这样才不会咳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脑海里突然闪出这句这样的话,让叶盈盈很困惑,努力的想想起到底是谁对自己说的,却始终想不起来,头隐隐的反坑着,让叶盈盈脸色惨白的直冒冷汗。
“你怎么呢?”天云坐下来一看叶盈盈不对劲的脸色急忙的问道。
“来人,立马把吉药喊来!”天云连忙把叶盈盈抱上床,对着门口大喊道。
“放轻松,现在什么事都不要想,闭上眼睛,听我说;现在你好累,好累,累的想好好的睡一觉。我好累!好累!好累!”天云一边催眠式的对着叶盈盈说道一边快速的从腰带里拿出随身带着的安神丸让叶盈盈服下。
“主子!”吉药走进来朝天云行礼道。
“你过来看看她是这么回事?”
吉药替叶盈盈诊断了一段时间后,对坐在桌子边的天云说道:“叶姑娘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她刚才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导致大脑无法承受。等会属下会开几幅安神药让叶姑娘服下。”
“你在这里照顾她。有什么事立马来书房禀报给我。”
“是!主子!”
天云走到床边,为躺在床上的叶盈盈整了整被子,随后就离去了。

“主子!莫言已经按主子的意思把信放在王府的门口了,王府里的人已经看了,只是现在没有看出王府有什么动静。”莫恒站在书房对坐着的天云说道。
“欧阳策呢?”
“欧阳策一直待在家里,没出门过。”
“叫莫言去差欧阳策这段时间做过什么。”
“是!主子!”
天云挥了挥手中的折扇,莫恒立马出去。
‘欧阳策!如果让我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到时候就别怪我不顾念情分了。’

瓦利城内一处偏处的别院里,一位常带华丽的男子和一位衣着深色的男子坐在院子里的凉亭里喝着茶,看着空中飞落下来的雨。
“莫言!最近王爷可有什么消息?”欧阳策喝着手中的茶问着坐在他对面的莫言。
“欧阳公子,我们做下属的不可以随意猜测主子的。”
“也是!莫言你可算这点做的最好了,难怪王爷这么器重你,让你一人先回到瓦利。”欧阳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语气里满是挑衅。
“多谢欧阳公子的抬举,莫言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而已。”莫言面若冰霜的说道。
“也对!不知王爷何时归来?”欧阳策继续的问道。
“今日,欧阳公子请莫言来,看来不是为了品茶,而是想打听王爷的消息。”
“哈哈!莫言真是讲笑了,今日请你来既是品茶也是关心关心王爷。”欧阳策一笑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来圆滑的说道。
“那莫言就带王爷多谢欧阳公子了。请欧阳公子记住自己答应了王爷的事。莫言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莫言站起身来拿起放在石柱旁的油纸伞走入雨中。
“哼!真是给你三分颜色你就真当自己是主子了。”欧阳策气急败坏的对着走远的莫言的背影说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9-22 09:54 , Processed in 0.0769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