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凌灵★馨子

[原创] 新萍踪叶盈盈后传-侠影天涯(已完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8 15: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黎明的清晨总是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叶盈盈只从昨日下午睡下之后就一直睡到现在才醒来,穿着粉红色柔纱的衣服站在窗前,感受着黎明的寂静。
院中的细长的垂柳随着清风的抚摸,随意的在半空中左右摇摆着;垂柳下方的草地上,散着幽幽的草香和泥土的气息,让人感到十分的惬意。

“主子!莫言已经和欧阳策取得了联系,另外莫言查到王府这几日好像出了什么事,基本上只能进不能出。”莫恒拿着剑站在书房里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天云说道。
“叫莫言尽快查出来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还有派人给我继续暗中盯着欧阳策。”天云语气轻缓的说着。
“是!主子!”
天云无力再说什么,用手轻轻的在桌上叩了一下,示意莫恒出去要吉药进来。
“莫恒告退!”

“主子!您该喝药了。”吉药端着一碗药走进来对天云说道。
“嗯!她现在怎么样呢?”天云缓慢的睁开闭着的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吉药。
“回主子!叶姑娘已经醒了。给叶姑娘配的药也已经熬好了,现在正放在热水里温着。”
“她醒来的还真早啊!你把药端来给我,交代下去,没有我的命令,所有的人不准在她的房间里摆放可以反光的物品。洗脸和沐浴的水就由你来调配。”天云端起桌上的药,面无表情的一口气喝下,没有人知道要喝下这碗药是多么的痛苦。
“是!主子,吉药告退。”

“盈盈你在哪?”谢天华有些颓丧的坐在叶盈盈的房间里,看着周围不变的景物,曾经这么相近的人,如今却不知身在何方?
“哇!呜呜……”睡在摇篮里的烈玛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这一声明亮的哭声惊醒了沉思在悲伤中的谢天华。
谢天华起身走到摇篮边,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烈玛抱起来,看着自己怀中的儿子,谢天华想起叶盈盈当着自己和苏玛的面说的话“以后我就是他的亲身娘亲。”
“郡马!小少爷醒了,奴婢来照顾吧!”奶娘端着米糊走进来。
“嗯!好好照顾他。”谢天华把手中的儿子交给苏玛之后就离开了。
“唉!当初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现在人不在了,就开始思念了。”奶娘看着谢天华有些落寞的背影,叹气的说道。

“早上天凉,应多穿件衣服。”天云端着叶盈盈的药走进来对背对着他站在窗前的叶盈盈轻身说道。
“早!谢谢你的关心。”叶盈盈转过身来一看是天云立马微低着头,有点尴尬的对天云说道。
天云走到床边拿起一件外衣走过来准备给叶盈盈披上时,叶盈盈侧身躲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天云看着在自己面前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的叶盈盈时,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微笑。随即把衣服递给叶盈盈。
“先喝一杯温水然后再喝药!”天云坐到桌子把一杯温水递到叶盈盈的面前。
叶盈盈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随后又接过天云手中的药喝下,却发现喝下的药没有上次那么难喝了,淡淡的带有一种清香之味。睁大着眼眸看着坐在身边的天云,等待着他的解释。
“女子都爱美颜,你受伤了,身体的气色难免会差,这碗药是调理你的身体的。过几日你的气色就会好多了。”天云随口的说道。
“谢谢!不知你一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看看你的身体好些没有。”
“多谢你的关心。已无大碍了。”
“是吗?那等会我派人送早饭来。”天云微笑的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天云公子,谢谢你的相救,打扰多日应该告辞了。”叶盈盈起身对走到门口的天云说。
“你的身体还有一些伤没有愈合,如果你执意要离开,我也不会为难你,只是这几天附近不太天平,若再出什么事,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何不多住几日,养好身体之后在离去。”
叶盈盈想想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以示答应,随即回以一抹浅笑,看着天云的眼中却是一抹难得的娇笑。

原是红光万丈的霞彩印满天际,此刻却突然风测云变,下起绵绵细雨来,不一会越下越大,豆大的雨滴一颗颗的打在窗上,响起一声声杂乱的马蹄声。
“盈盈!”原撑着头在房间小憩一会的谢天华突然惊醒的大叫一声,一身的冷汗从后背落下。眼神忧伤的环视着四周,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在梦中,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连绵不断地雨水在轻风的伴随下飘落房内。
有序的叩门声在这雨夜里响起。
“进来!”
“郡马!王爷请您去书房。”进来的仆人站在门内一米处对站在窗口的谢天华说道。
“跟王爷说,我等会就到。”
“是!王爷!”仆人转身关上房门离去。
谢天华继续站在窗口看着断断续续落下的雨滴,心里的惆怅越来越泛滥;隔着烟雨朦胧的细沙仿佛看到叶盈盈那娇美的笑容。

“爹!”谢天华走进书房对坐在书桌前沉思的王爷喊道。
“天华!你先看看这封信吧!”王爷把手中的信递到谢天华的面前。
谢天华从王爷的脸色上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不解的接过信一看,只见左手紧捏这单薄的信纸来压抑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是今早我出门在门口捡到的。没有署名。谢天华,你怎么看这件事?”王爷起身走到谢天华的面前问道。
“可以看出王府现在已经被人在暗中监视起来了。否则不会有人直接这样把信丢在王府的大门口,而不被人发现。”
“信中提到的叶姑娘,你怎么看?”王爷有点担忧的问道。
“爹!我想前去中原查看一下。”谢天华说出心中所想。
“不行!大王已经接受了上次我们的提议,以你和叶姑娘的婚事召回丹枫以及江湖上一些瓦利的正义之士,我想大王早已把婚贴拟好,派人发送了。”
“为何我不知呢?”谢天华有点激动地反问道。
“原本打算今早告诉你的,却发现现在这件事了。”
“就算我留下来,到时候婚礼是,没有新娘怎么举行。”
“婚礼以中原的形式举行,所以你放心就算最后叶姑娘来不及赶到,一样可以举行的。天华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和叶姑娘都不公平,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爷语气平缓的劝慰道。
“不行!我不赞成这样做。我等下就前去面见大王,把事情都跟大王说清楚。”
“不行!天华,事有急缓,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叶姑娘遇到什么事呢?单凭这份匿名信不足以为信的。”
“我感觉盈盈出事了。”谢天华悲哀的说道,语气里尽是哀伤。
“天华!我们不能只凭一封莫名其妙的信就相信叶姑娘出事了。叶姑娘的武功高强,不会轻易地出事的。”王爷语重心沉的说到,他也没有把握可以证明叶盈盈没出事。毕竟大王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我知道怎么做了,等丹枫和云蕾回来之后,我会派云蕾去中原寻找盈盈的。爹,我先出去了。”谢天华眼神忧伤的对王爷说道。
“嗯!你好好休息一会吧,过几天有很多事需要你忙的。”
“嗯!我会的!”
谢天华心情沮丧的走在长长地走廊里,看着这乱飞的雨滴,心里就如江河泛滥,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来安慰自己相信盈盈没有出事。那个梦那么的真实和可怕!
“啊!”谢天华站在走廊里,朝天发泄的大喊道,他要把心里的郁闷和无助全部发泄出来。
“轰!”一道巨大的声响在天空中响起,雨越下越大,走廊的屋檐上的雨珠连绵不断地落下,打湿了走廊的洁净和温暖。
“啊!”叶盈盈躺在床上被这道巨雷一下子惊醒了,坐起来靠着墙,感觉心里闷闷地,不知为何。
“姑娘!你醒呢?”在房间里伺候的丫鬟走到床边轻声的问候。
“现在是什么时辰呢?”叶盈盈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回姑娘,现在已经过了午时了,想必姑娘饿了吧!奴婢这就去为姑娘端来午饭。”丫鬟连忙出去为叶盈盈端来午饭。
叶盈盈走下床,感觉紧闭的房间让人有点窒息,走到窗前,推开关闭的窗户,只见豆大的雨滴随着冷风一起窜入窒息的房内,让人感到舒爽。
“一起床就吹风,很容易生病的。”天云端着午饭走进来关心的说道。
叶盈盈转身看到天云站在房间里,就关上窗户走过去说:“你找我有事吗?”
“给你送午饭来!”天云微笑着把手里的饭菜放到桌上。
“谢谢!”
“快吃吧!起床后记得要多穿一件衣服,这样才不会生病。”天云走到床边拿起一件外套走来替叶盈盈披上。这次叶盈盈没有抗拒天云的举动,只是默默地接受着。
‘起床后要多加一件衣服,这样才不会咳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脑海里突然闪出这句这样的话,让叶盈盈很困惑,努力的想想起到底是谁对自己说的,却始终想不起来,头隐隐的反坑着,让叶盈盈脸色惨白的直冒冷汗。
“你怎么呢?”天云坐下来一看叶盈盈不对劲的脸色急忙的问道。
“来人,立马把吉药喊来!”天云连忙把叶盈盈抱上床,对着门口大喊道。
“放轻松,现在什么事都不要想,闭上眼睛,听我说;现在你好累,好累,累的想好好的睡一觉。我好累!好累!好累!”天云一边催眠式的对着叶盈盈说道一边快速的从腰带里拿出随身带着的安神丸让叶盈盈服下。
“主子!”吉药走进来朝天云行礼道。
“你过来看看她是这么回事?”
吉药替叶盈盈诊断了一段时间后,对坐在桌子边的天云说道:“叶姑娘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她刚才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导致大脑无法承受。等会属下会开几幅安神药让叶姑娘服下。”
“你在这里照顾她。有什么事立马来书房禀报给我。”
“是!主子!”
天云走到床边,为躺在床上的叶盈盈整了整被子,随后就离去了。

“主子!莫言已经按主子的意思把信放在王府的门口了,王府里的人已经看了,只是现在没有看出王府有什么动静。”莫恒站在书房对坐着的天云说道。
“欧阳策呢?”
“欧阳策一直待在家里,没出门过。”
“叫莫言去差欧阳策这段时间做过什么。”
“是!主子!”
天云挥了挥手中的折扇,莫恒立马出去。
‘欧阳策!如果让我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到时候就别怪我不顾念情分了。’

瓦利城内一处偏处的别院里,一位常带华丽的男子和一位衣着深色的男子坐在院子里的凉亭里喝着茶,看着空中飞落下来的雨。
“莫言!最近王爷可有什么消息?”欧阳策喝着手中的茶问着坐在他对面的莫言。
“欧阳公子,我们做下属的不可以随意猜测主子的。”
“也是!莫言你可算这点做的最好了,难怪王爷这么器重你,让你一人先回到瓦利。”欧阳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语气里满是挑衅。
“多谢欧阳公子的抬举,莫言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而已。”莫言面若冰霜的说道。
“也对!不知王爷何时归来?”欧阳策继续的问道。
“今日,欧阳公子请莫言来,看来不是为了品茶,而是想打听王爷的消息。”
“哈哈!莫言真是讲笑了,今日请你来既是品茶也是关心关心王爷。”欧阳策一笑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来圆滑的说道。
“那莫言就带王爷多谢欧阳公子了。请欧阳公子记住自己答应了王爷的事。莫言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莫言站起身来拿起放在石柱旁的油纸伞走入雨中。
“哼!真是给你三分颜色你就真当自己是主子了。”欧阳策气急败坏的对着走远的莫言的背影说道。
发表于 2011-8-18 16: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1-8-18 16: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更文了.....
要是买找到盈盈那师兄要跟谁去结婚啊,难不成又去和别的女的啊,就算是假装的也感觉怪怪的啊
不过呢,虐点的文章才更有看头嘛
坐等更新!:pumpkin
发表于 2011-8-18 18: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云给盈盈的药不会让她失忆把……
发表于 2011-8-18 18: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啊.盈盈真的失忆了..那谢天华应该不会又要取别人吧...别那么虐了
发表于 2011-8-18 21: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好虐啊。。不过两只还是心有灵犀的嘿
发表于 2011-8-18 22: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盈盈肿么能失忆了呢???悲催的盈盈
发表于 2011-8-19 08: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盈盈又失忆了? 那下面怎么办。是否那个天云故意的啊
发表于 2011-8-19 11: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还毁容了
发表于 2011-8-19 11: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现在人不在了,就开始思念了 …… 人就是這樣,不懂珍惜

盈盈沒有毀容,天云只是要恢復盈盈黑髮

一個天華一個天云,不知盈盈最後選了哪一片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9-21 08:09 , Processed in 0.0784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