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楼主: 凌灵★馨子

[原创] 新萍踪叶盈盈后传-侠影天涯(已完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9 23: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帮忙wai姐提醒一下新同学额,咱们米族通常不用“回复”而是用“引用”嗒。。
qyne 发表于 2011-8-19 16:57



     多謝出手幫忙

哦哦、多谢提醒、以后注意、
米茜 发表于 2011-8-19 19:27


    乖孩子啦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20: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傍晚的斜阳永远是最令人着迷的,殷红夹带着水红的晚霞把天际的云层撒上一层层谭红的色彩,映着院中的树木都闪着点点橘黄色的光芒。伴随着空中飘浮着甜而不腻的花香,让一直待在房间里的叶盈盈忍不住打开门走出来感受一下这美丽的而又迷人的傍晚。

天云经过走廊时看到叶盈盈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纱衣站在开满淡白或者浅黄色的桂花树下,微抬着头,闭着眼眸感受着斜阳的照耀和嗅着悬浮在空中的花香;这一幕让天云沉浸多年的心砰然一动。

“少爷!”前来的丫鬟端着药走到天云的身边毕恭毕敬的向天云行礼道。
“先把药端到房间用热水温着。”天云交代后就慢慢的朝叶盈盈的身边走去。
“是!主子!”

看着叶盈盈嘴角挂着淡而浅的微笑,天云轻步走向前把落在她发间的花瓣拾下。
“是你!”叶盈盈一惊的睁开微闭的眼眸转身就看到天云勾着嘴角看着自己,不免有一丝尴尬。
“身体好些了吗?”天云看着叶盈盈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红晕,随后把眼神调开的问道。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想过两天就可以回小寒山了。”
“到时候我派人送你回去。知道这棵树叫什么吗?”天云轻轻的捏着手中脆弱的花瓣轻声的问道。
“这树的花香很甜却不腻,让人可以忘记所有不开心的事。应该是桂花树吧?”叶盈盈蹲下身拾起落在地上的小花瓣。
“这是四季桂也叫月月桂,每个季节都会开花,香气迷人却清新。”
“我该回房了,先告辞了。”叶盈盈起身对抬头看着桂花树沉思的天云说道,看着他继续沉思在自己的思绪里,叶盈盈没有打扰他转身轻步的离去。

烛台上褐黄色的烛光随着房内的气流在空中摇曳着,叶盈盈坐在桌子边,看着摊在手心里的桂花,小小的,弱弱的,让人有想把它拥入怀中的冲动。
寂静的夜晚,天云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院中在月光下显得妖艳的茶花,沉思着。
“主子!”一直站在书桌边如空气般的莫恒唤了一声。
“一切就按计划行事吧!”天云皱了皱眉头,看来注定自己躲不过这次劫。
“是!主子!莫恒告退,请主子早点休息。”
今夜的夜晚没有飘起一丝晚风,只有孤零零的一轮半月挂在空中,天云走到叶盈盈的房门口静静地站在,看着透过房内烛光影印而显的身影。
“对不起!”轻飘的声音消散在黑夜里。

“叩见大王!”谢天华和王爷两人心中都有些不安的拜见坐在御椅上脸色沉重的瓦利大王。
“今日找你们来,想必知道是什么事吧?”
“大王!这件事现在还不能确定。”王爷向前走了一步说道。
“但是民间现在到处都在流传。本王担心好不容易才安平下来的瓦利又要混乱了。”大王脸色凝重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爷和谢天华。
“大王!微臣已经派丹枫前去调查此事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安抚百姓,另外暗中派人找出造谣者。”谢天华把心中所想的对大王说出来,虽然瓦利不是生他养他的国家,但是在这里毕竟自己生活了十年,也在组建了自己的家庭,现在还在这里孕育出了自己的后代,这次的变乱,谢天华还是不可以坐视不管的。
“就是不知道丹枫现在查的怎么样呢?这次本王以你和叶姑娘飞天龙女的婚事来召集江湖义士,现在来到瓦利的义士安排的如何呢?”
“回禀大王,这些义士全部安排在驿站里。”王爷立马回答大王,在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再让大王知道叶盈盈早已离开瓦利了,否则消息一流传出去,肯定会让全国百姓笑话大王。
“好!天华,你明日带叶姑娘来面见本王,本王有一份厚礼送给你们。”大王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来。
“谢天华谢大王的美意。”
“好了!你们告退吧!”
“是!恭送大王!”
王爷和谢天华两人都各自心事的走在宫殿的回廊上,今日事已毕,明日又该如何呢?难倒到结婚那日谢天华真的要与一个陌生的女子成婚吗?从叶盈盈离去之后一连串的突发事都在两人的脑海里盘旋着。

“叶姑娘!你在房内吗?”吉药站在门口敲了敲叶盈盈的房门。
“您找我什么事吗?”叶盈盈打开房门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吉药问道。
“少爷!有事想请你去一下。”
“好!”
吉药把叶盈盈带到天云的书房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少爷!叶姑娘来了。”
天云看着走进来了的叶盈盈并没有说话,只要叶盈盈走到他面前不解的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还记得你为什么在小寒山吗?”
叶盈盈对于天云突然说出的这句话感到一震,歪着脑袋看着天云问道:“这跟你找我的事有关吗?”
“这是我家亲信在瓦利送来的信,我看到里面有与你有关的一些消息。”天云拿起放在桌上的信递给叶盈盈。
叶盈盈不解的拿出信封里的信,展开来看,只见叶盈盈神色越来越难看,拿着信纸的手也在不停地颤抖着,清澈明媚的眼眶也蓄满了透明的泪珠,一滴一滴的飘落在脆薄的信纸上,溅起一朵朵浅墨色的泪花。
“这不是真的!不是!不是真的……”叶盈盈眼神如死墨一般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天云,嘴里一直念着这不是真的这句话。
“盈盈!这是真的。明天我就要回瓦利了,如果你想留着这里我会留下一部分人在这里照顾你,如果你想回小寒山我也会派人送你回去的。请你不要伤害自己。”天云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把处在崩溃边缘上的叶盈盈抱入怀中,眼神里满是关爱和自责。
‘盈盈,对不起!对不起!’
房间里夹带着甜蜜的桂花香以及心碎而痛的哭泣声。

大王坐在大殿的正中央的御椅上微笑着看着站在大殿里的一对璧人,谢天华和‘叶盈盈’,站在两旁的臣子也都把目光调到两人的身上。谢天华勾起一丝嘴角苦笑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叶盈盈’,没人知道此时他心中的苦闷和惆怅。
“本王说了,会送一份厚礼作为你们的大婚之喜的。明日就是你们的大婚了,今日本王就把这份礼物送出去。叶盈盈你上前来。”
站在大殿里的‘叶盈盈’向前走了几步,让所有的人都看不出此女子不是真的叶盈盈。
“本王决定收叶盈盈为本王的御妹,特赐玉婷楼送与御妹;明日本王的御妹出嫁,是举国大庆之事。在此本王祝你们二人情深谍海,白头到老。”
“叶盈盈写大王恩赐。”
“大王英明!”所有臣子全部高呼道。
谢天华满心心酸的接收着所有在场人的道贺,看着外貌如此相似的面容,心中划过一丝剑痕,缓慢的向前走了几步和‘叶盈盈’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对方。

寂寞而又安静的夜晚里,希落、暗淡的点星伴着一轮破碎的落月印在黑色的夜空中,空中清凉的风吹着院中繁茂的树叶不停地作响着。
谢天华拿着一壶酒坐在院中的亭子里愁更愁的喝着,抬头望着天空那轮不圆满的月亮就如同他自己和叶盈盈一般,破碎的心终究无法弥补成圆满的。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伴我身。哈哈!月宫秋冷桂团团,岁岁花开只自攀…..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存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盈盈!盈盈!”谢天华起身摇晃着拿着酒杯对着夜空中的孤月大声的呐喊着。

“驾!驾!”叶盈盈骑着马不停地在夜色的树林里奔跑着,天云和他的属下全部骑着马奔跑在叶盈盈的身后,风早已吹干了叶盈盈眼中的泪水,也吹掉了她心中那颗破碎的心,只剩下满腔的恨和绝望。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存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盈盈……以后永远不分离。’这段话一直在叶盈盈的脑海里盘旋着,不管叶盈盈如何强迫自己把这段话从脑海删除,却还是如魅靥一般出现在眼前,干枯了的泪水划过苍白的脸颊随风消失在空中。

一声突如其来的马叫声,吓得叶盈盈来不及唤神,只见马儿直接往前双腿一跪的倒下;“啊!”叶盈盈从飞奔的马上跌入在干硬的地上,眼神迷离的看着马儿消失在夜色里,天云立马把马停下,跑过来一把抱起倒在地上的叶盈盈。看着鲜红的血液从头上流下,染红了自己洁白的衣服,天云第一次感到心慌。
“盈盈!盈盈!你醒醒!”天云不停地呼唤着昏死过去的叶盈盈。
“主子!让属下来看看吧!”吉药连忙赶来处理叶盈盈的伤害,然后为她把了把脉。
“盈盈怎么样呢?”天云急迫的问道。
“主子!叶姑娘的伤口已经简单的处理了,修养一段日子就可以复原了。只是叶姑娘悲伤过度,可能会引发上次病情留下的后遗症。”
“现在离瓦利还有多远?”
“回主子!最快还得六个时辰。”一直站在旁边的莫恒回答道。
天云看了看东边的天际,还有八个时辰就要天亮了。于是说道:“在天亮之前赶到瓦利。”随后就抱起怀中的叶盈盈朝停放在路边的马车去。
“是!主子!”
天云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躺在自己怀中脸色惨白的叶盈盈,开始怀疑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看来有些事只有上天才可以给答案了。
晚风刮着路两旁的树枝吱吱的不停作响着,天云拿起旁边的衣裳盖在叶盈盈的身上,随后掀起一脚帘子来,看了一下外面的夜色,看来快天亮了,开口说道:“驾慢点。”
“是!主子!”
一列商队就这样缓慢行驶的在路道上,天际的曙光透过重重云层折射入丛林来,天云把车帘卷起来,让外面清新的空气进入车厢内。
大概还有一个时辰就到瓦利的都城了,接着薄弱的曙光,天云发现叶盈盈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连忙喊道:“停车!把吉药给我喊来。”
“吁!”莫恒连忙把马车停下,随跟其后的马匹都停下来了。
“主子!”吉药站在车厢外喊道。
“你进来。”
吉药走进来坐在一旁,等待着天云的吩咐。
“为什么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天云眼神冷漠的看着吉药。
“回主子!这就证明了草药的药效已经发挥作用了。再过两个时辰叶姑娘就会清醒,到时候也不会再感到伤痛了。头上的伤口也会快速的愈合不会留下疤痕。”
“让所有的人休息一会,然后立马赶路;马上就要进都城了叫大家小心一点。”
“是!主子!”吉药从车厢里出来就对站在外面的莫恒把天云刚才的话转达到。

曙光随着朝霞把整个东边的天际都变得越来越白亮了,天云看着车外的风景,把车帘放下来,快到都城了。车队来到都城的城门口却发现这里站满了士兵。这使得莫恒和吉药心中一惊,以前这里一般是不会站这么多的士兵的,然道他们知道主子今日回来?
带着一串串的疑问莫恒小心的驾着马车走到城门口。
“车上是什么人?”站在城门口的守卫问道。
“回官爷!是我们家少爷和少夫人,少夫人在路途中生病了,现在急需寻找大夫,请官爷行个方便。”吉药立马从后面赶来,微笑着对官兵说道,顺便也把手中一袋不少的银子送与官兵。
“这些银两就请官爷喝杯小酒。”
“好说!好说!你们往前走向左拐那里有一家药铺,医术还不错的。”官兵笑的灿烂的低声对吉药说道。
“谢谢官爷!请问官爷这城里出什么事了吗?”
“哦!我们国家的和善公主出嫁,你知道嫁的人是谁吗?”
吉药配合的摇摇头。
官兵得意的继续说道:“就是我们王爷的女婿也就是郡马,不过这次可谓身为驸马了。高一级别了。”
“哦!请问和善公主是谁啊?”
官兵看着一脸疑惑的吉药就开口解说道:“是我们大王昨日认得御妹,称做和善公主。”
“哦!谢谢官爷!”吉药走到马车前对天云说道:“少爷打理好了。”
“驾!”莫恒驾着马车进入都城,后面的马匹也随着跟进来。
对于吉药和官兵的对话,天云一字不差的收入耳朵里,看来今日就是谢天华成亲的大喜之日,那么新娘是谁呢?叶盈盈?
天云看着躺在怀中的叶盈盈,不由的想着这个问题,看来这次他们是有备要举行这场婚礼的。
发表于 2011-8-20 21: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23: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天一全亮,街道上就挤满了人,可谓是人山人海啊!士兵一排排站在街道的两旁维护着次序,只见还是无法平下百姓们心中的好奇和喜悦,都在不停地往前拥挤着,导致士兵不得不增加。
比原本要窄许多的街道上首先走来一群一边载歌载舞的宫女和奴才,随后紧接着是乐器师,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或拿着一样乐器吹奏着欢乐的曲子,后面就是骑着一匹白马,身着红色礼服的谢天华以及跟在他身后骑着褐色马的徒弟张丹枫和花轿。在他们身后的就是抬着大王赏赐的金银珠宝的奴才以及一队官兵。
这可谓是瓦利很多年以来最盛大的结婚排场啊!所以基本上全都城的百姓以及临近的一些城市的百姓都赶来观看这场盛大的婚礼。
谢天华随着前面开路的人一直来到玉婷楼,玉婷楼大门口早就站了一大堆的仆人在此等候驸马谢天华的到来了。
“请驸马爷在此等候,喜婆已经去迎接公主了!”玉婷楼的管家走到谢天华骑着的白马面前对他说道。
全程谢天华都是一脸的严肃,看不出半点喜悦也看不出半点不悦。
喜婆迎着穿着一身嫁衣,带着凤冠盖着鸳鸯戏水的公主来到大门口,张丹枫立马下马走过来把公主带到后面准备的花轿上。云蕾也跟着她师傅来到花轿边,骑着旁边的一匹褐色马随着响天彻地,欢悦鸣奏的乐奏声启程,漫天的彩纸和鲜花从空中飘落下来。

天云把叶盈盈带到由莫言早就准备好的别院里休息。他坐在房间里的桌子上等待着叶盈盈醒来,按时辰推算,应该就是此时醒来了。
“额!”叶盈盈难受的轻哼了一声,天云转头看向床铺,只见叶盈盈慢慢的睁开干枯、疲惫的眼眸。
“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天云起身走到床边关怀的问道。
“这是哪里?”叶盈盈口干舌燥,语气微弱的问道。
“瓦利!”
“瓦利!”叶盈盈痴痴了念了一声随后用手撑着自己起身靠在床头上看着站在床边的天云问道:“我已经到了瓦利?”
“是!已经到了一个时辰了。你先休息一会,我叫丫鬟帮你准备沐浴。”
“等等!”叶盈盈喊住转身离去的天云。
“可否告诉我谢天华他人在哪里?”
“等你梳洗完毕之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你神智都还处在昏迷状态,梳洗一下比较好!”
叶盈盈沐完浴,穿着天云为她准备的白色服饰来到梳妆台前,这些天以来,这是叶盈盈第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容貌,感到有些陌生了。抚摸着自己的容颜还是和十年一样,只是比十年以前消瘦一些了,但是肤色却更加的容颜焕发。站在她身后的丫鬟为梳好发髻,化好妆,带着她来到坐在院中亭子里的天云面前。
在叶盈盈出现在他眼前的第一秒,他的心就微微的慌乱了,划过一丝喜悦。
“请坐!”
叶盈盈在天云的面前坐下,看着天云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别这么急!先把这碗药喝了。你受伤了。”天云接过丫鬟端来的药把它放在叶盈盈的面前。
看着这碗颜色有点怪但气味却不难闻的药,叶盈盈一把端起来一口气的喝了下去。
“今日是谢天华和和善公主的大喜之日,此时他们已经快到王府开始行礼了。”天云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犹如一道干雷把叶盈盈仅存的一点绝望轰的烟消云散,呆呆的坐在石凳上,眼神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前方。
“盈盈!”天云有点担心的喊道。
叶盈盈眼神瞟向他看了一会后,就连忙起身离去,跑到房间里拿起自己的剑飞入空中消失不见,天云立马叫莫恒和莫言两人带一批人跟上,并保证叶盈盈无碍。

叶盈盈拿着剑站在屋顶上看着从自己眼下游走的谢天华,他居然笑了,难倒他真的忘情了吗?苦等十年换来的结果居然是这样。
叶盈盈气急攻心的拔出剑飞下,直接朝谢天华刺去。
“刺客!有刺客!保护好公主和驸马!”士兵连忙的呼喊起来。
前来观看婚礼的百姓一听到‘刺客’两字就开始慌乱、躁动起来,冲开了站在他们面前维持次序的士兵,整个婚礼在街道上乱起来了。惊吓的马儿开始鸣叫奔跑起来,谢天华进抓着缰绳看着朝自己刺来的刺客。
“师傅!小心!”在他身后的张丹枫没有看清朝谢天华刺去的居然是他消失多日的师叔——叶盈盈。
从叶盈盈拔剑开始,天云派来保护她的人也开始拔出手中的剑来了,只是他们全部穿着黑色服装带着面纱从天而降,四面八方的刺客把婚礼的队伍搅的如一团乱麻;当谢天华看到叶盈盈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就傻傻的看着她,心里激动万分也欢喜万分。
叶盈盈一剑刺来,谢天华身体直接往马背上一靠躲过了这一剑,用余光看了看周围的情景,连忙朝屋顶飞去,叶盈盈也跟着追去。张丹枫和云蕾两人忙着应付突然到来的刺客以及保护坐在花轿里的公主,无暇顾忌其他了。

谢天华不停的飞来飞去,叶盈盈也在其后不舍的追逐着,谢天华把叶盈盈带到一片繁茂的树林里,然后站在地上等待着叶盈盈。
叶盈盈一看到谢天华就拿起手中的剑朝他刺去。
“盈盈!你的头发变黑了。”谢天华惊喜的对叶盈盈问道,而叶盈盈一心只想为自己多年来的情谊讨一个公道,没有答复他的话,依旧不停地追杀着谢天华。
“盈盈!你听我解释。”谢天华一边躲闪着刺来的剑一边着急的对盈盈说道。
“只从我知道你负我的那天起,我就发誓我要杀了你。谢天华你没必要解释什么,你的行动已经告诉我一切了。”叶盈盈咬牙切齿的对谢天华说道,出手的招数也越来越狠。
谢天华知道现在不宜与叶盈盈硬碰硬必须要像个办法先让叶盈盈停下来,谢天华趁叶盈盈不备之时一把拾起地上的小石子朝叶盈盈的穴道扔去,叶盈盈站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睁大着眼睛看着谢天华。
“盈盈!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这段时间你去哪呢?为什么大王派出去的人都找不到你?”
“谢天华!你没必要在我面前解释什么呢?然道这十年来你没有娶妻生子吗?别告诉我王府里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不是你的,也别告诉我你的原配妻子才去世没多久你又马不停蹄的没有去娶瓦利的和善公主。谢天华!你真是太厉害了,原来十多年前我就瞎了眼看中你这个薄情郎。”叶盈盈流着泪,笑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谢天华。
“盈盈!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在你消失的这些日子以来,我派了很多人去找你,却都找不到你的人。这次我娶妻真的是逼不得已的。盈盈,你能够回来就好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谢天华微笑着走到叶盈盈的面前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珠。
“啊!”谢天华没想到叶盈盈居然把穴道解开了,趁自己不备一剑刺来。
“谢天华!我叶盈盈不是你感情随意玩弄的女子,既然你有这么多的逼不得已,要娶妻,负我,我无话可说,这一剑就当你把你欠我的情意还了。从今以后我们两互不相欠!我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叶盈盈流着泪对着谢天华说道,随后就消失在树林里。
“盈盈!”谢天华对着长空大声的呼喊着,悲痛莫过于如此,两次伤害自己最心爱的人,两次让自己最心爱的人对自己死心。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苍你要如此待我,为什么?”谢天华悲痛欲绝的朝天呐喊着,眼眶里的泪珠沿着眼角划过脸颊滴落在空中。

天云坐在院子里心神有点不宁的看着大门口,直到叶盈盈拿着剑神色悲伤的出现在门口,天云悬挂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了。
“盈盈!你没事吧!”天云走到叶盈盈的身边问道。
“我想一个人静静!抱歉!”叶盈盈低着头绕过天云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剑一仍就爬在床上嘤嘤的哭泣起来,十年!为什么十年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自己在他心中如此的不重要,叶盈盈只感到自己悲痛不已,头隐隐的疼着,心也痛着。

“主子!我们发现花轿里的公主和叶姑娘长得一模一样。”莫言站在书房里对着沉思的天云说道。
“莫恒,你要吉药派个丫鬟去看看盈盈,注意她的病。”
“是!主子!”
“莫言!依你在这边这段时间所发现的一切,你觉得本王的计划如何?”
“回主子!依莫言看,瓦利现在才经过上官天野的事稍微的安稳下来了,今日这场盛大的婚礼一闹,想必百姓对瓦利的大王没有存多少信任之心了。现在我们把三十多年前的事往民间一放,想必主子要得到自己原本的东西就指日可待了。”
“但是据本王观察,瓦利并没有本王想的如此之糟糕。这几日欧阳策有什么举动?”
“回主子!欧阳策暗中和江湖里的一些人勾结在一起,想趁这次婚礼来拉拢更多的江湖之士,却没想到这次婚礼却出事了。”
“继续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看来他很快就会显形了。另外你派人去调查一下那个和善公主。”
“是!主子!”
“你出去吧!”
“是!属下告退。”

又到了寂寞、孤静的夜晚了,今日的这个夜晚注定是个让人忧郁、悲伤的夜晚。
“师傅!这次刺客的事件师傅怎么看?”张丹枫站在王府的大厅里对坐在椅子上的谢天华问道。
“丹枫,这件事先放一边,云蕾呢?”
“她在照顾师叔。师傅要不要去看一下师叔?”张丹枫十分不解,为啥谢天华回来之后却没有去见一见叶盈盈呢?难倒他们出什么事呢?
“天华!你没事吧?”王爷从外面一走进来就询问道。
“我没事,大王怎么说?”谢天华站起来问道。
“我已经向大王解释了,大王也没说什么,只是希望大家都加倍小心。看来六王爷已经回到瓦利了。从今日遇刺的情景看,那批黑衣人就是大王派人查到的那批人。”
“爹!今日您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剩下的就交给我和丹枫。”
“好!你们处理完事也早点休息。”
“师傅,难倒这真的和六王爷有关吗?”张丹枫疑惑的问。
“丹枫,我告诉你,现在的和善公主不是真的和善公主,也就是说现在的叶盈盈不是真的叶盈盈。她是我和王爷找人假冒的。为了就是这场婚礼。”
“什么?师傅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了,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大王知道吗?”张丹枫担忧的问道。
“大王不知。”
“这件事是不是和师叔有关?”
“当日我写信要你和云蕾回来,大王就是想借我和盈盈的婚事来拉拢一些江湖有义之士来对抗六王爷。只从盈盈离开这里之后就消失了。后来眼看婚礼就要到了,也不能说取消就找人来假扮盈盈。只是没想到今日盈盈却出现了。”
“今日刺客之事与师叔有关?”
“不知道,想必盈盈在消失的这段日子里肯定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丹枫,我要去查一下盈盈的下落。”
“师傅我陪你去。”
“你留下来,和云蕾两人保护好王府的安全。我会赶在天亮之前回来的。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是!师傅!那你多加小心。”
“嗯!”
张丹枫看着谢天华拿着剑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23: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补上昨天的,二更!
头实在是晕了,不过精彩的再后面,虐的也在后面。
发表于 2011-8-21 00: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虐的也在后面!我觉得写到目前已经有点虐的感觉了哦!~
这部分的刚刚在贴吧还没看到!来这里突然就发现了,哈哈!!
发表于 2011-8-21 00:5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哟,又把盈盈弄哭了! 我最怕看到盈盈哭了,因为我也会跟着忍不住想哭
发表于 2011-8-21 10: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真的还有一个假的,怎么区分呢?觉得好像是场阴谋啊
发表于 2011-8-21 11: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越看越虐。。受不了了。
我好希望他们幸福在一起。。
发表于 2011-8-21 16: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為什麼謝天華每次要化解危機,就會想到利用婚姻? 難道他沒有其他想法

吉藥醫術雖然高明,但亦醫治不了被傷透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10-26 10:22 , Processed in 0.07215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