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家族 米雪国际影迷网 Michelle Yim Clan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61564|回复: 263

[原创] 难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1 19: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假在家闲的,想来写着梦里的故事,先是梦到片段才成就故事的。或许说是先有结局才有故事的。还是写出来了。第一次写故事,写的絮叨请多 包涵。故事纯属虚构。
       故事分成部分,设有小标题。谢谢大家的支持。
---------------------------------------------HLL---------------------------------------------------
第一部分  圆舞曲
      
       在人生的圆舞中,面对浩瀚的人群,不知道下一个舞伴是谁,也不知道缘分何时会来,何时会走,只能做好准备等待,等待音乐响起后,用心跳好舞步,少留人生的遗憾。什么都不能确定,或许唯一能期盼的是,跳到最后,圆舞会将自己带回到最初握住自己的人面前。。。。。

                                                                                                       -----------题记

      “怎么还不去办事啊?还在磨蹭什么?”经理一下子叫了起来。“晚上早点去,今晚我们可是主角。你还要去现场看看什么需要帮忙的。”听完。

       茵迅速收拾东西,翻开手袋,只装上了件披肩,就出门了。一边走,一边想经理得话。晚上要盛装出席,还要去现场帮忙。不知道会有怎样手忙脚乱的状况出现。现在还要赶在银行下班之前,再去一趟。茵在想,在这个公司已不是一两年,而现在自己站在的是经理身边,不再是原来蓦然不懂事的自己。可是什么还要自己亲力亲为。和DB公司的合作项目,终于圆满完成,对公司进驻欧洲市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自己也在其中成长,成长的把很多事业以外的事情放低,低到自己好像都已经不记得。

      只是,合作的过程中,她会不时的看到忱。想起,当年忱为了她,进了这个行业,在同一个城市里,总有碰面的时候,更何况忱是这个项目的顾问。虽说忱是兼职过来,也免不了见面道声好。从上次在11路车站看到他之后,茵再见他,已不再是无言以对,而是言辞锋利。她好像怕什么,怕什么呢。无非是怕他看到她的心思,怕自己还跟自己讲还在挂念。于是这一年多以来,她什么都收藏的很好,每次看到忱,总是笑着望着他,就像新认识的朋友,礼数上从不要自己出错。只是有时候,忱看她的时候,偶尔还会失神,她都装做没有看到;有时候,有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是闲聊,甚至无话讲起天气,忱每次要开口的时候,她都转换话题。她好像在担心什么,担心什么呢。无非是怕他解释隐情,怕他讲自己想听又怕听的句子,怕他讲茵自作多情还在等待。似乎现在的状况,还更要符合自己的状态,还是朋友,还是见面只问好的朋友。以至于项目中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曾经的关系。只是曾经算什么关系,刚做好准备对大家坦陈,就说再也不见的关系。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讲,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插曲一首,是想变成主旋律未成后的结局。

      茵已经有点厌烦自己,总是用人生的漫长跟无奈,劝自己多想想在身边的人,要自己回忆是怎么跟沐在一起,可是总是事与愿违。她不但不去想经历多少磨难跟沐在一起,偏偏记挂像梦一样的往昔岁月。从银行出来,走到中心广场。小孩子们放学放起风筝。嘻嘻笑笑,开心不已。很多人都羡慕小孩子的人生,可是茵却一点都不羡慕。她始终觉得有痛的生活,才是真实的存在。所谓幸福都不会记得在脑海之中,因为再幸福的事情,回忆过后,剩下的也只有自己独酌。今天是不得已,才来广场,也身不由己的想从穿过广场坐车回家。

     不记得几年前,忱的生日。下了几天几夜的雨,他们一起来广场的时候,夜雨刚刚停。广场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的人,连路人都没见到。茵跟他讲生日快乐,唱歌给他听,唱的是这生唯一仅有的爱。忱讲着多谢,茵讲再也不要说这句话,因为自己不会跟自己讲多谢。站在广场的中央,好像天地都变的不再强大。忱很绅士的讲了句“May I?”便牵起了茵的手,那时候还不那么擅长跳舞。可是忱跟华尔兹都有巨大的吸引力。身穿T-shirt和牛仔裤的茵觉得自己很好笑的轻轻的和着。慢慢的跳,轻轻的笑,柔柔的转圈。一直是在笑着的,笑着自己跟忱这般的傻气,笑着在自己的天地里浪漫。脱了波鞋,踩着水,继续。夏天的雨水清凉,心里温暖。笑笑闹闹的就抱作了一团。也不知道抱了多久,看着街灯一占占的熄掉,才知夜已深,可是都不想回家。茵累了,玩的很累。忱把茵脚上的水擦干净,穿上鞋子。背起她,在深夜慢慢的走去车站,茵就这样睡着了,睡的很踏实。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一直想要的,浪漫也安稳。

      过去的时光就是片段和场景,想串起来很难。后来很多年,茵不管再跟谁跳舞,都再也找不回曾经赤脚跳舞的感觉。即使华衣美服,浓妆艳抹都没有了。好像再跳舞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灵魂,呵。在哪儿呢?“小姐,到了。”的士到家门口。过了很多年,茵都没有学会开车,就如曾经讲的一样,总有天会有愿意给他开车的人。可是自己已经不年轻了,只是什么讲了过去,时间也走了。还好,她知道沐会的,也知道自己始终跟沐有鸿沟的原因。是可以跟自己过日子的人,可是却不再拥有那样心动的时刻。又有多少人的日子,过的是自己的心意,有多少人真能没有烦恼。世界上,不幸的人太多,而自己不是其中之一。丰衣足食,什么都不缺,连男人都不缺。

      回到自己的家,还是舒服很多。虽然有时候晚了就在沐那里留宿,也是少之甚少的事情。只是,人家问到自己有没有另一半的时候,可以心安理得的讲,我有他。是啊,有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对他又何尝不好。因为生活不是故事,茵这样性格的女子,情愿相信命运,也不想去奋起抗争,或许是茵想的那个他,在她面前不够强大,没有强大到,要她放弃一切。如果曾经爱的坚定,那么怎么又会分离。打开衣柜,几件晚装,不知选那件好。忱讲茵就是那种喜欢把自己爱的东西都珍藏起来,不穿不吃,拿来膜拜的人。想到这里,茵想起一句话“每天清晨醒来,第一件想做的事,第一个想念的人,都是逃不掉的。”而无意想起的只言片语又如何逃的掉。拿起妈妈送给自己的礼服,穿起来也比较有安全感。妈妈是这样爱自己,也爱的洋溢的人。过了妈妈催婚的年纪,妈妈曾经不知是如何追问茵怎么还不结婚。有一晚,茵用讲别人故事的语气,讲完自己的往事。茵没有哭,妈妈却泪流满面。妈妈讲:“女儿,好像这些事情不是你自己的,你越是讲的无所谓,就知道伤的你越深。”在家总是隐藏自己的脾气,好像每天的日子过的快乐。而这多年,都是在家住。习惯了隐藏难过,习惯了淡忘。只是在妈妈看不到的地方,还是会流眼泪。高兴的是这几年眼泪越流越少,事情越看越开。像旗袍一样的白色礼服,穿的像公主又像旧式的女孩。还好这些年后,茵还不显老。
发表于 2009-2-1 20: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丸子也有作品问世~
媛媛好好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20: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捧场
丸子会加油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2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表已经7点,什么胃口都没有。想来这么多次聚会,自己都已各种理由推脱,只要有忱的,她一次也没有去。下午看到参加名单的时候,没有忱的名字。她才安心准备晚上的舞会。都说她勇敢,可是面对此,也不算逃避,还是能免则免的好。不过,即使面对,茵也无所畏惧,始终理亏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拿起手袋准备出门,穿上已经习惯的高跟鞋。不想要沐担心,于是自己打的去酒店。裙子还不是一般的长,本来身材就不高挑,可是自己还要手提裙子保持姿态,保持笑容。

    酒店的迎宾小姐礼貌的讲着“晚上好”。而今晚自己也穿的跟她们一样,也要如她们般见人讲你好。自己习惯这样的场合,但是不喜欢,也没办法。今晚是宣布项目成功的时候,怎么能不出现,要是在不来,讲的就不是茵怎样低调,而是茵怎样大牌。不晓得怎么,每次活动都要她做统筹,可是今晚穿的不是波鞋牛仔,还要在笑语盈盈中,暗自检查所有的筹备。于是茵跟自己讲,今晚不是来玩的,还是在工作。

    嘉宾都来的差不多了,经理穿的西装革履的来视察工作,小声的跟他讲“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

    经理讲“今晚很漂亮,好好玩,辛苦一年了。”

    茵笑着讲“多谢。”

    经理宣布晚宴开始。所有的人举杯,茵才发现,连酒就没顾得上拿。抬头有人递过来一杯,茵看到是忱。脸上的笑顿时不知所措。僵在那里。

    经理主持讲“感谢大家的合作,我们的项目很成功。。。。。。”

    茵回过神来,笑着点点头。拿起酒杯共同祝愿,祝愿未来,未来广阔的市场跟天地。

    忱轻轻的在她耳边讲了句“今晚很漂亮”

    茵笑着说“谢谢这么好听的恭维。”

    本来她不该这样讲的,只是这样的句子脱口而出。忱都不知道怎么讲下去。这时有个好事的同事走过来。跟唯一起热情的过来敬酒“忱,你跟茵也太低调了吧,是不是不到庆功不出现的啊。前几次吃饭,你们好像约好了似的,一起不出现。是不是私底下去。。。。。”

    唯打断他的话“怎么会呢,你不知道茵有她家沐啊,人家那么好,堪称典范,才不会去理会其他人呢,再说忱好像都有个天仙女朋友,你8挂个什么劲,走走走,一边呆着去。”他被唯拉走去另一堆人那边去敬酒。

    留下茵跟忱默默不语,好像讲什么都不适合这样的气氛。

    经理拉着他引以为豪的富家千金跳了第一支舞。人们陆续开始跳舞。忱在踟蹰要不要开口请茵跳舞,周围已经有人伸出手,茵什么都没想,就跟别人走了。

    忱站在原地,好像被凉住了,这时候,一起做项目的敏过来,问忱有否兴趣跳舞。那个经常跟茵讲,忱怎么好怎么好的女孩子。忱想着大家不过只是朋友,还能有什么呢。跳舞的时候,不停的换着舞伴,跳的不是圆舞,就没有那么严格的要求。一曲终就跟其他人跳起来。

    敏很小心翼翼的问忱“听说你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还是。。。。”忱没有用心听,这样的话他听过太多了。只是点点头。

    敏接着讲“你这个人对谁都是这么冷淡吗,也不喜欢笑,好像谁都没有看懂你。对于你的一切都只是听说。按道理,像你这么奇怪的人,我们一起做项目的人都好奇,可是每次跟茵讲你,她一点都不好奇,只是听,也不发表意见,所以我喜欢跟她讲你,因为我知道她不会跟我抢。。。。。。”还没讲完,敏觉得自己像是讲错话了,差点表白了自己。忱只是听到茵的名字,心里一沉,她还是在听他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好奇,因为除了她还有谁这么明白自己。忱想到着反而笑了,敏以为忱听到她的表白,不好意思再跟他跳下去,正好一曲终,茵就在不远处,敏把茵扯过来,自己去跟同事跳。敏这样的放心,这个对忱不感兴趣的女生。

    茵站在忱面前的时候,忱的手不知道往那里放。第二首歌开始了,大家都进入状态,茵好想走下舞池,可是脚却迈不开。忱心想不过是合作伙伴,不过是朋友,便迅速拉起她的手,开始和着音乐慢慢跳起华尔兹。多久没有触到她手的温度,还是原来那小小的一只。茵一直低着头,甚至不曾抬头看他一眼。舞池的灯光很暗,忱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茵再次被他手握住的时候,好像有那么一霎那的恍惚,一霎那的穿越。曾经的片段又开始回放,至于她不敢抬头去确认这时刻的真实性。不过是跳支舞,跳完就会到现实,那么是不是该好好又珍惜的跳完。只是,不确定的感觉忱的手在抖,茵的心跳的很快。茵好想这支舞快点跳完,这场所谓像曾经的梦快点结束,可是好像又希望它能久一点,好让自己确认是不是这刻拥有着。忱拉着茵转,茵一个没站稳,倒在他的怀抱里,他坚实的抱住了她,没有放开,他们就这样跳着,忱的一句话,打破的了沉默。“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支舞?”茵摇摇头,“忘记了,我怎么记得。”好像被忱这一问,她也回到了现实,轻轻放开自己的手。刚好舞也终。好像他不该这样讲,甚至他应该不记得才对。如果记得的,怎么现在才跟自己讲。可是如果他没有资格记得,那么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身边还不是一样有一个他,不管是为何,总有这样一个人。想到这,茵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忱看到她这样,心不自觉的疼了一下。好像看到一个看似坚强,却孤单的女子,不管她在别人眼里现在是如何幸福,在他而言,好像看到的都是精湛演技下的伪装,好像只有这样,这个女子才觉得自己都是开心的。为什么要这么了解她,为什么老天要他爱她,却不将她赐给他。

    他走上前去,对茵讲“今天的场合不适合喝酒。你穿的这样,等下有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茵笑着讲“怎么好意思要忱顾问,这么关心。再说,喝多了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再怎么没有分寸也不会在今晚对自己这么重要的日子喝醉,放心。”

      没有讲话之前,忱都知道,茵会这样回答自己,除了讽刺之外,她不会讲别的句子。很多时候,对一个人太了解,就不会如曾经那样的喜欢,可是好像太了解似乎不用讲话都明白彼此的心意。只是,不确定站在身边的女子,是否还如曾经一样爱自己,好像她又是这样的难以捉摸。都说她跟沐的感情很好,拿出来当榜样做典范的。自己也从不去听她跟沐的事情,可是他还是想知道的。舞会正值高潮处,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都来玩的尽兴的。此时,茵拿起酒杯,去给每个项目里伙伴敬酒,这是正当的,没有喝酒的意思,只是一桌一杯,是不是过了一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又是什么驱使她喝酒。席间或许找不到更适合的话题,带着恭喜的语气问茵何时请饮喜酒,茵总是微笑讲,快了。可是快了几年了,还是没有到。程式化的回答连想都不再想。她有多久没要自己醉过,因为醉后的自己太真实,真实的连自己都不想认识。

     敏看着忱沉思着,连忙过来找他讲话,忱主动讲“你们公司的茵,很能喝的样子,每桌子这样敬酒。”

    “不知道呢,她来公司好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她这样。”敏马上讲自己所了解的料奉上。忱好像听到也好像不在意。

    “你不知道吧,茵很少来这样的聚会,所以我们都觉得她肯定很爱她的男朋友,总是在家照顾他。”敏在忱面前讲述自己跟茵是怎么熟络,或许也只是一时不知道讲什么好,才打开话匣子关不上。但是忱不想听下去了。觉得自己今晚跳舞的时候,对于茵,想多了,或许对于她来讲,真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呢?”忱问敏,想转开话题。敏没想到忱是对她感兴趣的,顿时兴致勃勃的讲起自己如何如何。可是忱却一点没听进去。他的眼神游离,可是游离的没有离开过茵。直到看到她开心的大笑,才发现自己比想象中在乎她。好像长久以来想解释的,都找不到机会。可是他有勇气拉起她的手,走出舞场吗?他没有,如果他有当面表白的勇气,那么他还会失去她吗?他问自己,除了苦笑,只能独酌了。敏看他喝酒,自己也逞能起来,不停的喝。她跟忱在这边一杯一杯的喝。茵在那边一杯一杯的敬。茵无意有意的总看向这边,看到忱跟敏喝的开心的笑,她自己都毫不犹豫,一瓶酒下肚。可是,她不能醉,敬完最后一杯,还很清醒,清醒的还可以跟别人一遍一遍的讲多谢。经理早就喝的不醒人事,走的时候,还跟茵交代,好好招呼客人。还不停的讲,今晚是如何如何的开心。晚会差不多结束,曲终人散,就跟人生的结局一样。

    茵的电话响起,沐打来问要不要来接她。茵讲,晚上唯会送她回家,不用来接了。茵是对他好的,连开车来接她的事情,都不忍心麻烦他。这是好吗,是好。
发表于 2009-2-1 20: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好快~
丸子
这是梦到的 还是想到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20: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是想的
结局是梦到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21: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敏喝到太开心,傻笑一晚上。忱跟她讲,谢谢。谢谢她陪他喝酒。敏豪爽的讲,接着去别的地方喝。忱连忙要唯送她回家。唯自己都有点不清醒,还是很自信的讲,托也会把敏拖回家的。忱不放心的送她们上车,站在外面的他知道茵还没走。茵站在酒店里,做收尾工作,已经走的踉跄,站稳都成问题,可是她总这样,好像不看事情都做完,走的都不放心。10分钟过去了,她看忱没有再回来,以为他去送唯她们了。她才安心的走出酒店大门。她知道,这个时候,最适合一个人,一个人的前尘往事。发现太晚,车已经不好坐,于是想,晚上走走也是好的。到家酒就醒了。只是穿高跟鞋走路始终还是太辛苦。她想把鞋子脱了再走,可是鞋袢太紧扯不下来,她也不方便坐在地上。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蹲在地上给她脱鞋子,她的心突然被如此柔软的动作触动。眼泪一颗一颗的落下,落在他的身上,自己的脸上。他拿着她的鞋子,背着她。而那时候,她不再有挣扎的力气,就好像他带她去那里,她都不关心了。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第一部分完

[ 本帖最后由 rhine 于 2009-2-2 22:13 编辑 ]
发表于 2009-2-1 21: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丸子吔用这招啊,,
要回复才能看,,
敏敏,哈哈,~!
发表于 2009-2-1 2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能看到什么腻??!!
我对这故事期待太~~
梦想照进了现实里!!

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21: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梦不要想多了。这个敏敏是随口的名字。跟剧情无关
设置回复
是因为故事情节的需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米米家族 - 米雪国际影迷网

GMT+8, 2021-9-22 10:25 , Processed in 0.1186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7 MichelleCl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